[未經作者同意, 請勿重製/轉載/編輯以下內容]


  「找誰?」十幾年不見, 小郭這小子聲音一點都沒變。

  「小郭啊? 我小毛啊! 我上次拜託你的那件事……」這種丟臉的事實在不想讓老同學知道, 但我相信除了小郭之外, 也沒人能幫我了。

  「喔, 我早就幫你準備好啦! 快進來!」門開了。

  「唉, 那賤人最近越來越囂張, 根本不把我放在眼裡, 要不是抓不到證據, 我早就……」我越想越氣。

  「行了行了, 別說了。 哪, 拿去吧。 只要有了這罐噴霧, 一切包你搞定。」小郭的聲音充滿自信。

  「這玩意兒是……?」我把罐子翻來倒去, 看不出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這可是結合奈米科技的最新發明, 刑事鑑定專用的精斑檢測觸媒。」小郭從我手中接過罐子, 朝空中隨便噴了兩下: 「這種觸媒經過奈米處理之後, 可以在空氣之中均勻散佈, 藥效長達一週之久, 任何可能接觸到空氣的物質上面只要有精斑存在, 其中的蛋白質就會被觸媒轉化為螢光蛋白, 在黑暗中發出亮光。」

  「這麼神奇?」我隨手把電燈關掉: 「多久的精斑都有效嗎?」黑暗中果然看到桌腳的字紙簍裡隱隱閃著紅光。

  「幹! 要試自己回家試啦!」小郭連忙又把燈打開: 「這種觸媒可以在室內停留一週, 但也只對一週內留下的精斑有效。 而且神奇的是, 它可以辨識精液停留的時間, 一天內的會發紅光, 兩天的就是橙光, 依光譜色階類推, 一週前的精斑就是紫光。」

  「靠, 又不是本氏液, 搞這麼多花樣。」我一把搶過罐子: 「行了, 有這個我就能確定那賤人到底有沒有給我戴綠帽了。 掰啦, 下次請你吃飯。」

  「幹! 一頓飯就想打發我, 這一小罐三千多塊哪!」小郭還是不改小氣的習慣。

  「好啦, 隨你選餐廳行了吧? 我再打給你。」我等不及要回家測試了。

  翹班回到家, 家中空無一人。 早上老婆說要加班, 正好給我足夠的時間檢查。 我從客廳噴到臥房, 浴室噴到廚房, 為了保險起見, 還把老婆的套裝, 以及換下還沒清洗的貼身衣物都一一噴過, 等著看是否有任何可疑的螢光出現。 老婆已經一個月不肯跟我嘿咻了, 只要任何一點點螢光, 我就可以確定那個賤人在背著我亂搞……

  沒有, 一點都沒有。 直到夜幕低垂, 室內黑暗得伸手不見五指, 還是一絲螢光都看不到。 我居然錯怪了我最愛的老婆, 一股罪惡感湧上心頭。

  老婆一定是最近工作太忙了, 我想。 公務上繁忙的聯絡與透支的體力讓我誤會老婆厭煩了我而選擇了別人, 結果一切都是我自己在胡思亂想。 我決定好好補償一下我親愛的老婆。 我在房間中點了香精蠟燭, 又準備了一缸浴鹽泡泡澡, 翻出嬰兒油與海藻泥, 今晚我要用心給老婆來個減壓 SPA 服務。 或許, 這樣可以讓老婆想起我們之前夜夜瘋狂的放縱……

  「老……老公!」老婆回家進了房間, 看到我的精心籌畫, 果然忍不住一臉的驚訝和喜悅: 「你這是幹嘛呀?」

  「來, 請入浴。」我微笑著眨眨眼: 「向煩惱和疲勞說再見囉!」

  一切彷彿又回到我們剛結婚時的羞澀, 老婆的雙頰紅得像蘋果一樣, 順從地讓我搓揉肌膚, 舒緩肌肉。 原來只要多用一點心, 就能讓老婆覺得幸福美滿。

  「老公……唔……」老婆熱情地吻著我, 我們專注地探索著彼此的舌尖, 重拾好久不見的激情。 放下了心中的大石, 讓我更加心無旁騖地施展所有的拿手技巧, 我知道今晚一定會成為我倆畢生難忘的回憶。

  「老公……嗯……人家要……關燈……」Yes! 老婆總是不肯開著燈嘿咻, 看來一切都照著既定的計畫進行, 今晚一定可以大戰三百回合!

  我關掉床頭燈, 吹熄所有的蠟燭, 除去身上的衣物, 向床上撲去──

  「幹! 你這死賤人!」我忍不住破口大罵!

  黑暗中, 老婆衝我閃著一口又白又亮的牙齒。

40729.12
50103.13

全站熱搜

柯小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