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經作者同意, 請勿重製/轉載/編輯以下內容]


  「哇, 小芬! 才一個月不見, 怎麼變瘦這麼多?」好友小芬出國一趟, 回來居然整個人瘦了一圈, 看得我又羨慕又嫉妒的。

  「噓, 不要跟別人說喔! 這次去印尼, 我遇到一個巫師, 他給了我一瓶藥, 說喝了就可以瘦喔!」小芬很興奮地向我報料。

  「巫師!? 那種迷信的東西, 來歷不明又沒經過藥檢, 不擔心會有副作用嗎?」我一向比較小心謹慎一點: 「要是兩個月就復胖, 甚至會傷肝傷腎, 怎麼辦?」

  「放心啦, 我親眼看那個巫師調製的, 完全採用純天然植物提煉。」小芬的口氣簡直像第四台的購物頻道: 「而且那一整個村子的女性都在喝這種藥, 每個都既苗條又健康, 不然我怎麼敢喝?」

  「真的啊? 那這藥還有沒有?」我也心動了: 「分我一點試試好不好?」小芬輕盈的體態確實很有說服力。

  「開玩笑, 我們是死黨耶! 這麼好康的東西, 當然要大家一起分享囉!」小芬掏出一個小瓶子: 「它能讓人變瘦的原理很簡單, 只要喝過這藥, 所有食物都會變得不好吃, 就算以前吃起來再美味, 都會變得像啃蠟燭一樣。 所以啦, 如果吃飯變成這麼痛苦的一樁差使, 當然就什麼都吃不下囉!」

  「哎呀, 這有什麼希奇的嘛, 市面上一堆減肥藥都是標榜抑制食慾的呀!」我有點失望, 還以為是多神奇的仙丹咧。

  「這種藥不一樣!!」小芬一臉正經: 「我已經連續一週每餐只吃一根芹菜了! 不管食物聞起來再香, 我吃起來都完全沒味道!」

  「這……這樣啊?」我有點被小芬認真的樣子嚇到了: 「可是……每天都只吃這麼一點點, 難道不會餓嗎? 人還是需要熱量才能活下去呀!」

  「唔……我想既然是巫師的秘方, 一定有它神奇的地方吧!」小芬一副只要能瘦下來怎樣都好的樣子: 「但是我話先說在前頭喔, 這種藥一旦喝下去, 對身體的影響可是永遠的, 換句話說, 這輩子都不可能再享受美食了喔!」

  「這……這犧牲也太大了吧?」我有點卻步: 「這樣人生還有什麼樂趣?」

  「這就得看個人囉, 」小芬不再看我, 自顧自到鏡子前面左看右看, 一臉得意的神情: 「我是覺得很值得啦! 只要五分鐘, 你就會發現藥效驚人喔!」

  「……」我看著小芬興奮又得意地繞著圈子照鏡子, 再看看鏡子中的自己, 跟小芬比起來簡直就像隻乳牛般地龐大。 我要瘦! 我要變瘦! 我不再多想, 愛美的衝動讓我一把拔開瓶塞就把藥往嘴裡灌。

  五分鐘好像很長, 又好像一眨眼就過去了。 我只覺得舌頭有點發麻, 也不知道是藥效的關係呢, 還是因為興奮和緊張。

  「來, 試試藥效如何!」小芬拉開冰箱: 「我準備了你最愛吃的提拉米蘇!」

  結果, 就跟小芬說得一模一樣, 那是我這輩子吃過最噁心的提拉米蘇。 之後的兩週內, 我輕了將近十公斤。 但我卻沒想到, 一種慾望的滿足正是另一種慾望的開始, 雖然我正在以超乎想像的速度變瘦, 但每當看著別人享受美食的那種幸福又滿足的神情, 我反而覺得自己變得更加失落。 失去味覺讓我甚至懷疑自己是否真的存在於這個世界。

  「小芬, 我有點後悔喝那瓶藥了。」某天我在街上遇到又瘦了一圈的小芬。

  「怎麼會? 看起來效果很不錯啊!」小芬捏捏我的手臂: 「標準體脂肪比例, 膚色白裡透紅, 膚質油光水滑的, 好得很啊, 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我……」我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我想小芬大概只會以為我嫌自己瘦得不夠快吧。 不過, 話說回來──

  「咦, 小芬……」我突然覺得有點不對勁: 「為什麼你瘦得那麼快? 你只比我早開始一個禮拜呀, 可是我現在瘦下來的程度還不到你的一半……」仔細想想, 這段日子我只注意到自己缺乏美食的痛苦, 卻沒注意自從第三週開始我就沒再變瘦多少。

  「呃, 這個嘛……大概是各人體質不同吧!」小芬的口氣變得有點慌張: 「別心急, 一定會瘦下來的, 我……我還有事, 下次見囉!」小芬急急忙忙地離開了。

  我慢慢踱回家, 心裡隱隱約約感覺到不太對勁, 卻又說不上是哪裡出了問題。 小芬的神情好像隱藏著什麼沒告訴我。

  算了, 不去想了, 我拉開冰箱, 抽出今晚該吃的芹菜, 窩到床角慢慢地啃食。 芹菜實在很難吃, 但這已經是目前我唯一能下嚥的東西了。 嚼著嚼著, 突然覺得生命變得既可笑又可悲, 忍不住把頭埋在手臂裡哭了出來。

  「咦, 這……?」我注意到自己的手臂好像跟平常有點不同。 想起小芬剛才說的: 「膚色白裡透紅, 膚質油光水滑……」我這時才發現,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我的手臂已經變得像截蓮藕似的, 晶盈剔透, 瑩白粉嫩, 跟以前完全不同。 這是怎麼回事?

  再輕輕一掐, 手臂嫩得像豆花一樣要滴出水來, 更別提那種回彈的力道, 簡直就像是麻糬那種軟中帶 Q 的口感……

  等一下, 不對不對, 什麼口感? 我在說的可是我自己的手臂啊! 應該說觸感吧? 還是該說質感?

  可是……這種感覺明明就只有口感才能形容啊! 唯有麻糬在齒間回彈的那種活力才足以與這種彈性相提並論, 沒錯, 就是這樣……

  我就這樣自自然然地, 沒有猶豫也沒有掙扎地, 輕輕鬆鬆地咬下自己右臂上的一塊肌肉。

  「嗯……」果然口感就跟想像中一模一樣, 而且……「啊!!」我驚叫出來! 它……它……它居然是有味道的!!

  我毫不猶豫地又咬了一口。 沒錯, 它不但有味道, 而且不腥不臭, 比我這輩子吃過的任何食物都還要更加美味。 更神奇的是, 咬出來的傷口不但不痛不流血, 而且還會自己漸漸瘉合! 不消五分鐘, 我咬出的兩個傷口已經完全看不出痕跡, 唯一的差別只是手臂比之前又稍微細了一點。

  「耶!!!!」我高興得幾乎要大叫大跳地歡呼! 困擾我的問題居然就這麼輕輕鬆鬆地解決了, 不但毫無痛苦, 還能讓我嚐到人生第一美味, 甚至同時又能讓我變得更瘦! 小芬說的沒錯, 巫師的秘方果然有它神奇的地方啊!

  我又咬了一口左臂, 總要讓兩邊對稱才好看吧?

  我終於知道為什麼小芬會瘦得比我快了。

40728.21
50103.13

全站熱搜

柯小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