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article is translated from "Legends of the Ferengi" of Ira Steven Behr & Robert Hewitt Wolfe]
[未經譯者同意, 請勿重製/轉載/編輯以下內容]


第二百八十五條 / Rule #285

  我個人檔案中的最後這封信, 對你我都是寶貴的一課.
  給我最親愛的出版商,

  我發現自從我的 "佛瑞吉人的傳說" 這本書在佛瑞吉星出版, 到今天為止已經兩個月了. 我想提醒你我曾經建議最好不要在我的家鄉出版這本書. 我特別強調這本書是單獨為了倫類市場而寫的. 我相信你一定還記得我們那時討論了很久. 不過, 出版商是你....我只是個卑微的作家. 你贏了, 我輸了, 沒關係.

  現在只有一個問題. 已經過了兩個月了, 可是我還在坐牢! 你們這些傢伙腦袋有問題嗎? 你們可是一家有聲譽的出版社ㄝ. 我本來以為你們總該派幾個有聲譽的約聘律師來的. 或許他們這兩個月全都跑去渡假了. 也或許還有其他作家被你們害得坐牢, 需要他們幫忙. 但是說實話, 我對這些藉口一點興趣都沒有. 趕快把我弄出去!

  我寫這本書的目的是要做公益服務. 我希望增進倫類與佛瑞吉人之間的彼此了解. 這樣做有錯嗎? 難道我不過講了幾個故事, 就得在這裡度過餘生嗎? 好啦, 我引述 "在我耳中的風" 這首歌之前確實是忘記付權利金給老金鼻孔 Lonz 的後代. 而我指稱佛瑞吉公路建管處替蛞蝓可樂公司做廣告或許也有點魯莽. 我調侃跳蚤漢堡公司的行銷手段太過激烈也或許有點過分. 但那都只是為了趣味呀. 沒有人真正受到傷害. 而所有的誹謗, 造謠, 侵害著作權, 或任何其他的違法行為, 都完全不是故意的.

  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幫我解決問題的吧. 這對你來說只是舉手之勞而已. 我信任你, 我知道你絕對不會用讓我坐牢的方式來逃避支付稿費的. 你已經進化到太高貴而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了. 我知道你一定只是一時疏忽, 你的律師很快就會來解決我的案子. 我很快就會出獄的....對吧? 對吧?

你無辜的雇員,
夸克, Keldar 之子, 第 17-237-991 號犯人


  我從沒想過這種事會發生在我身上, 但它真的發生了. 我這個活生生的, 無可否認的例子就站在你們面前, 證明第二百八十五條致富守則:

  "沒有什麼善行是從不受懲罰的."
  "No good deed ever goes unpunished."

--
譯贊曰: 翻譯不是善行. 絕對不是. 嗚~~~~

全站熱搜

柯小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