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經作者同意, 請勿重製/轉載/編輯以下內容]


  「我不想活了。」我對著自己這麼說。

  人會自殺的原因通常不會太複雜, 總之就是想逃避吧。 在這個世界呆不下去了, 就換個世界看會不會好一點。 就好比換個新家, 換個新工作, 換個新情人一樣。

  「我不想活了。」我再對自己說一次, 嘗試著感受那種肯定的語氣。

  用自殺來逃避的好處就在於, 別人不會死纏爛打。 換個新家, 地下錢莊和討債公司總還是找得到。 換個新工作, 欠銀行的貸款還是賴不掉。 換個新情人, 舊愛總有辦法問到我的新手機號碼。 可是一旦逃到另一個世界去, 敢繼續追來的人實在不太多。

  「我不想活了。」我確定了。 我是真的不想活了。

  接下來只需要決定方式了吧。 我並不想搞浪漫也不是要報復誰, 所以只要越有效率, 越沒有痛苦, 對我來說應該就是個好方式。 氰化鉀是最好的選擇, 可惜我沒辦法弄到。 開瓦斯燒炭怕把房子燒了連累鄰居, 割腕時間拖太久, 跳樓會痛又怕壓死別人, 喝農藥鹽酸要是死不了會痛死, 想來想去好像上吊最適合。

  書上說正確的上吊方式應該是利用身體的重量拉斷頸椎, 一秒鐘就可以搞定。 電視上總是演成因為窒息才掛點, 未免拖太久太痛苦了。 人多看點書還是有用的。

  我翻出童軍繩, 打好繩結, 綁在氣窗的窗框上。 搬來椅子墊腳, 雙手抓著繩圈, 只要把頭往裡一伸……

  「哇!!」我驚叫一聲。 一張臉居然出現在繩圈的另一邊衝著我笑, 嚇得我往後一仰, 差點沒從椅子上摔下來。

  「嗨! 你好!」那張臉對著我微笑: 「需要幫忙嗎?」

  「你你……你是……什麼……什麼……」我接不下去了: 「你想幹嘛?」

  「你不是想上吊嗎?」他咧著一口白牙: 「都要死的人了, 還怕鬼啊?」

  「我不怕死, 更不怕鬼,」我沒好氣: 「我只怕痛。 只要不會痛, 你想把我怎樣都無所謂。 來吧!」看來跟民間傳說一樣, 淹死吊死的都得找替死鬼。

  「我不能把你怎樣,」鬼臉一副無奈的樣子: 「你得靠你自己, 這是規定。」

  「啊?」我要能靠自己, 就不會落到今天這步田地了吧?

  「我可以騙你, 哄你, 引誘你,」鬼臉伸手指指我的童軍繩: 「可是最後你還是得自願進入這個圈子。」

  「喔, 好吧。」我聳聳肩: 「那你要怎麼引誘我?」我心裡其實在想, 要不是你雞婆跑出來嚇我, 我現在應該已經掛點了吧?

  「唔, 其實你根本不需要引誘。」鬼臉皺著眉: 「你心意已決, 只是需要一點技術上的指導。 我之所以要打斷你是因為……」鬼臉彈了一下手指, 隨即消失在空氣中, 繩圈彷彿魔鏡似的, 環中的影像迅速變換著, 我看著自己剛剛站在椅子上, 正要把脖子往繩圈伸進去的那一幕。

  「嗯, 你的姿勢不太對。」鬼臉的聲音繼續傳來: 「你看, 你隨便抓了一把椅子, 結果高度太高, 偏偏繩子又留得太長, 所以你很可能在踢開椅子的時候重心不穩滑出來……」

  果然, 我看著自己踢開椅子的同時身體向後一仰, 人就結結實實地摔在地上, 頭撞到書桌, 昏了過去。

  「你看, 這是根據你當時的姿態作出來的模擬結果,」鬼臉繼續解說: 「你應該調整一下繩圈的長度, 記住雙手抓住繩圈保持重心穩定, 像我當時那樣……」鬼臉又一彈手指, 影像隨之變換, 鬼臉在繩圈中作著跟我之前類似的動作, 但是比我優雅多了。 這簡直就像第四台的教學錄影帶嘛!

  「唔, 你怎麼吊得這麼順啊?」我忍不住好奇。

  「熟能生巧吧, 我想。」繩圈中的影像雖然是無聲的, 我卻彷彿聽到了鬼臉的頸椎被扯斷的聲音。 接著影像消失, 鬼臉又出現在我面前: 「我試了七次才成功。 算你運氣好遇到我, 包你一次就搞定。 你想不想看看你用正確姿勢的模擬結果?」

  「呃……好啊……」我有點被嚇到, 畢竟自殺七次未免也太慘了一點。 看來失敗者之所以叫做失敗者, 或許真的是因為我們作什麼都會失敗, 連自殺都不例外。

  「好, 稍等一下喔, 嗯……好了!」鬼臉又彈一下手指, 繩圈中影像轉換。 環中的我換了張板凳, 繩圈也調短了, 雙手握著繩圈把頭塞進去, 然後一腳踢開椅子……唔, 沒踢倒。 再踢一腳, 啊, 重心不穩又摔下來了。

  「咦, 奇怪……」鬼臉的聲音傳來: 「明明都算好了的呀? 我以前怎麼沒遇過這種問題? 抱歉抱歉再等一下, 我調一下參數……」

  「啊, 繩子鬆了, 怎麼搞的……」「嘶, 你大概不能接受脖子被拉斷……」「靠, 你是不是該減肥啊? 還沒踢就把椅子壓垮了……」我就這樣看著鬼臉一次又一次地模擬我的自殺行動, 居然沒有一次是漂漂亮亮達成任務的。

  「呃, 不好意思……」繩圈中的影像消失, 鬼臉蹦了出來, 滿頭大汗地望著我: 「你可不可以等明天再自殺, 讓我回去問問看該怎麼辦?」

  「我……我想不用了。 這樣是行不通的。」我看著繩圈中的鬼臉, 就彷彿看著鏡子一樣, 又是一個卑微的失敗者。 他甚至連教別人自殺都如此失敗。 我就算自殺成功, 也不會比他好到哪裡去吧?

  我突然明白, 就算自殺可以擺脫所有的人, 卻還是擺脫不了自己。 當個失敗鬼, 並不會比當個失敗的人好到哪裡去。

  其實我根本就不想死, 只是無處可逃。

40730.16
41017.22

全站熱搜

柯小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