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經作者同意, 請勿重製/轉載/編輯以下內容]


  Star Trek 的第四個系列 Voyager (VOY), 把劇情推到一個天高皇帝遠的地方. 銀河四大象限的勢力劃分開始明朗起來, Delta 象限的 Borg, Gamma 象限的 Dominion, Beta 象限的 Klingon 與 Romulan, 似乎都和 Alpha 象限的 Federation 過不去, Jem'Hadar 負責打 DS9, Borg 負責打 Enterprise 跟 Voyager, Klingon 和 Romulan 則在一旁搖擺不定, 一下子結盟一下子倒戈, 讓星聯疲於奔命. 在這種人生地不熟的鬼地方, 隨手都可以找到考驗人性的環境條件, 你還期望 VOY 能有什麼創意發明呢? 因此即使 VOY 吐的科技泡泡比 DS9 還要多得多, 也掩蓋不了 VOY 時勢環境終究必須重於科技的窘境, 所以 VOY 的革命性發明比 DS9 還難找. 雖然之前提過 EMH, 但那只是全像科技的延伸, 說不上是什麼發明. 至於 7/9 的人化之路雖然著墨甚多, 然而 Borg 變人也不是什麼新鮮話題. 如果真要選一個, 那麼我想我會選擇 EMH 的 mobile emitter 吧.

  同樣的, 這項發明也都滿足革命性發明的三大特點, 之前全像甲板出外景偶爾還得合成一張出口的圖, 這下子連大門都省了, 愛跑到哪裡就跑到哪裡, 除了偶爾要拍 EMH 消失以後 emitter 從空中掉下來可能需要一點技巧之外, 成本上一點問題都沒有, 因此第一個特點是沒有問題的. 至於第二點嘛, 說也奇怪, 本來全像只能待在全像甲板或醫務室, 這一點大家都沒有意見, 但是自從 3.050. Future's End 這一集中 EMH 得到了 mobile emitter 開始, 他終於可以脫離之前必須受限存在於醫務室的命運了, 卻又抱怨得更加大聲起來, 在 7.166. Author, Author 這一集中把輕巧迷你的 mobile emitter 誇張成潛水氧氣筒般的沉重裝備, 高喊出 "Photons Be Free" 的口號. 當他可以跟船員共同出特遣任務, 共同聊天玩樂的時候, 他跟真人又有什麼明顯不同呢? 當他離他追求的人性又更進了一步時, 還有什麼不滿足呢? 這種自由慾望上的渴望與矛盾, 其實一直主導著編劇對後續 EMH 人格發展的安排. 畢竟, 要是這一點障礙能消除, EMH 就真的和真人沒什麼兩樣了. 但這偏偏就是他享受自由的最大底線, 至少他的程式總得要有個執行的處理器啊....而 VOY 的許多精采故事發展就交纏在EMH 追求的身體自由和 7/9 缺乏的心靈自由之間發展下去, 因此第二和第三項特點也就隨之滿足了.

  基本上 mobile emitter 最粗淺的功能, 就是讓更多適合發生故事的場合出現而已. 舉例來說, 7.151. Critical Care 這一集, 或是 7.170. Renaissance Man, 都必須發生在 EMH 被綁架的前提之下. 一個沒有全像科技的文明要怎麼綁架一個沒有 mobile emitter 的全像人物呢? 沒辦法. 因此 mobile emitter 幫助很多故事得以進行下去. 但就如同我說過的, 科技是工具而非主要內容, 就算 EMH 被綁架了, 要是沒有非 mobile emitter 存在不可的精采故事隨之發展下去, 這項科技也就沒什麼意義可言. EMH 之所以會值得被綁架, 除了他本身豐富的醫學知識之外, 更重要的是他開始發展獨立人格之後, 所培養的種種興趣, 技能和思考模式. 這才是為什麼 Critical Care 最後 EMH 決定用傷害病人的方式來達到目的, 而 Renaissance Man 最後醫官能靠音樂天份傳遞敵人無法理解的訊息.

  因此, mobile emitter 其實更直接地把全像人物推到跟人類更對等的地步, 讓一個程式直接去嘗試過著真人的生活. 當 EMH 可以跟其他船員一起跑來跑去的時候, 你可以更清楚地看見人工智慧和真人受到的不平等待遇, 絕不只是像 Moriarty 被關在記憶體那樣而已. 說是人類的自大也好, 排他性也好, 總之, 人類一直很難接受必須跟程式或機器平起平坐甚至屈居於下的地位. 否則深藍打敗人類又有什麼不得了的呢? 當 EMH 戴上 mobile emitter, 穿跟真人一樣的衣服, 從事跟真人一樣的工作, 擁有 Data 沒有的情緒, 讓船員都把他當成家人時, 到底還有什麼提醒著他, 他不是真人? 當他追求人性的時候, 到底是什麼讓他隨時記得, 他還差一步?

  你可能會說, 是自由. 那其實是他把 "Photons Be Free" 的口號叫得太大聲的緣故. 他少的其實是肉體, 就像 Pinocchio 什麼都有了, 卻還想要變成小男孩, 差的也不過就是把木頭身體換成血肉, 好讓鼻子不會再變長一樣. 只要 EMH 得到了肉體, 他就再也不需要全像系統幫他製造身體. 因此, 與其說 mobile emitter 在提醒他沒有自由, 不如說 mobile emitter 在諷刺他是個沒心沒肺的假人. 問題就在於, 對人類來說, 少了肉體的累贅往往才是真正的自由, 又可以脫離身體的桎梏又可以享受心靈的自由, 是多少人類渴望的境界呢? 這時人類無法屈居程式或機器之下的本性又會跳出來, 所以變人的 Andrew 才會因為死不了而被否決其人權. 雖然 Voyager 的船員並沒有因為 EMH 的超人特質而排擠他, 但也實在很難忘記他畢竟不是人類的事實.

  當然, 前面我一直在說, 精神比身體重要, 大腦比肌肉重要, 沒有身體有什麼關係, 重要的是能思考啊! 但正是 mobile emitter 提醒了我們, 問題並非如此簡單, 精神能量終究必須有所依附, 更何況人類的一切快樂與痛苦, 也都來自於肉體的種種感覺. 想像一下你高興的時候不能去吃頓大餐慶祝, 鬱悶的時候不能含片巧克力, 疲倦的時候不能享受按摩或 SPA, 精神上的快樂又從何而來呢?

  因此, 編劇很巧妙地在 7.153. Body and Soul 這一集中, 把缺乏肉體的 EMH 和缺乏人性的 7/9 利用 mobile emitter 結合在一起, 讓 EMH 透過 7/9 的身體去享受種種感官上的放縱. EMH 很快就沉溺其中不可自拔, 一次又一次地濫用 7/9 的身體享受各種飲食. 雖然看起來很好笑, 但仔細想想卻是多麼可憐. 追求了那麼久的人性, 經歷了各種磨練和考驗, 卻無法體會這種連嬰兒都能享受的快感. 當然, 這樣的想法其實有點偏頗, 肉體能給人的不只是快樂, 也有痛苦, 當他也必須感受病痛的折磨時, 或許他會改變心意也不一定.

  總之, 對原本缺乏人性的生命來說, 如果硬要追求人性, 過程多半總是充滿困難與挫折, 不論 7/9 或 EMH 都是如此. 雖然到底人性是什麼, 從來也沒有哪個人能說得透徹, 但就是因為人性這麼複雜多變, 這麼充滿潛能, 才會值得這麼多人不斷地追求. 對我們這些生而即有不需遠求的人類來說, 看著他們如何為了沒有人性而掙扎, 其實多少也會警惕我們珍惜自己擁有的一切. 你也不妨想想, 你的一生之中有什麼是怎麼追求也追求不到, 卻又對你十分重要的. 或許是金錢, 名聲, 成就, 權力, 也或許是其他你認為更有價值的東西. 無論如何, 隨時想想你自己的 mobile emitter 在哪裡, 或許可以在適當的時刻提供你不同角度的人生觀.
創作者介紹

柯小毛胡言亂語。

柯小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