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經作者同意, 請勿重製/轉載/編輯以下內容]


  「如果……我們之間只剩下做最後一件事的緣份, 你會做什麼?」

  這問題有點古怪, 但是心理醫生建議我每次都要問。

  「我要找一件永遠做不完的事……我要記住你。」A 說: 「因為我永遠不會忘記, 所以我們永遠不會分開。」

  我想你很快就會忘記的。 推……

  「我想回到我們第一次相遇的地方,」B 說: 「從哪裡開始, 就在哪裡結束吧。」

  恐怕我們再也無法回到那天了。 推……

  「我……我可以眨眼就好嗎?」C 怯怯地說: 「我不希望痛苦太久。」

  我相信你的痛苦會很短。 推……

  「請你抱我最後一次──」D 的眼角閃著淚光: 「但是不要看著我的眼睛。」

  我也希望你不要看到我的眼睛。 推……

  「我甚麼都不想做。」E 的聲音悶悶的: 「這樣緣份就不會結束吧?」

  我想一切都會很快結束。 推……

  「請你教我甚麼叫做緣份……」F 哀求: 「我不知道將會失去甚麼──」

  其實不知道或許比較好。 推……

  「……」G 完全不想理我。

  推……

  「我要詛咒這個世界。」H 咬牙切齒地說說: 「你要跟我一起嗎?」

  或許該詛咒的是我自己。 推……

  「如果我重新投胎, 是不是就能再遇到你?」J 的聲音聽起來倒很輕鬆: 「我有預感我們的緣份不只一世呢……」

  我希望也能有同樣的預感。 推……

  「他日若再重逢, 如何與你相見?」K 吟著拜倫的詩: 「以沉默以眼淚。」

  或許到時我已沒有眼淚。

  當我們的緣份只剩最後一件事的時候, 我唯一能做的只是機械化地推上一隻又一隻的針筒, 然後看著你們閉上雙眼。

  推……

80504.1601
80504.1617

全站熱搜

柯小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