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經作者同意, 請勿重製/轉載/編輯以下內容]


  「小毛! 救命! 你在線上嗎?」電腦傳來訊息。

  「彼得啊! 好久不見, 紐約天氣怎樣啊?」我回應。

  「我都快掛了, 誰還管天氣!」彼得說: 「你見多識廣, 快幫我想個辦法。 最近不知道怎麼搞的, 一講話肚子裡就有回音, 這幾天越來越大聲, 快把我逼瘋了!」

  「肚子有回音? 你已經胖成這樣啦?」我說: 「根據理論, 至少要 17 公尺以上的空間才會有回音產生……」

  「別鬧了, 我說真的!」彼得打斷我: 「肚子裡好像有台錄音機似的, 我說一句話牠學一句話, 連腔調都學得十足……」

  「嗯……這個嘛……我記得中國古代是有類似的傳說啦, 不過……」我開了個視窗, 找出『遯齋閑覽』這本宋朝古書, 卻遲疑著不知如何跟一個外國人解釋: 「從前也是有人跟你同樣的症狀, 醫生說是有……有寄生蟲在肚子裡作怪, 後來吃藥把蟲打下來就好了。」

  「這樣啊! 那要吃什麼藥?」彼得問。

  「醫生也不知道啊! 但是他叫病人拿了一本……」我決定放棄跟他解釋『本草』是什麼玩意兒: 「嗯……一本藥物清單, 從頭唸到尾, 蟲不敢跟著念的, 就是能殺蟲的藥。 最後找到的藥叫做『雷丸』, 吃下去果然就再也沒聲音了。」

  「喔! 好聰明的方法!」彼得頓了一下: 「可是對我好像沒用, 這隻蟲不怕雷丸呀! 難道是我發音不夠標準?」

  「呃……這個……」我另外開了個視窗搜尋: 「那你試試 "Omphalia"?」

  「Omphalia?」彼得頓了頓: 「還是沒用。」

  「唔……那你只好去 FDA 找藥品清單一個一個試吧……」想到英文藥名都又臭又長, 不禁慶幸我不用受這個罪。

  「小毛, 我覺得這好像不大對勁呀……」彼得問: 「如果這隻蟲聰明到能分辨藥物名稱, 就不只是鸚鵡學舌那麼簡單, 那又怎麼會笨到自曝其短呢?」

  「你是說, 如果牠不想別人知道牠怕什麼藥的話,」我問: 「就不該跳過某些藥名不唸?」

  「沒這麼簡單,」彼得說: 「如果牠會故意留某種藥的名字不念, 或許牠根本就需要那種藥, 因為我不給牠所以才鬧我?」

  「嗯……這個嘛……」這種問題我哪能回答啊?

  「再說, 你不好奇這種蟲的演化條件嗎?」彼得繼續說: 「不引起宿主注意的寄生蟲當然比較佔競爭優勢, 像這種愛亂叫的蟲, 一下就被殺光了, 怎麼能活到現在? 可見學講話對牠必定有某種生存上的重要性……」

  「你這樣講也是蠻有道理的啦,」我說: 「可是學宿主講話, 能有什麼用處呢?」

  「即使會引起天敵注意, 都還要招搖的話,」彼得說: 「為的就是尋找同伴求偶吧! 這是對繁衍唯一有用的可能了。」

  「可是從來也沒聽過有第二個人像你這樣的啊!」我搖搖頭: 「你還是趕快找到能除蟲的藥名, 比較實際吧?」

  「說的也是!」彼得說: 「那就先聊到這啦!」

  「要是找到藥名, 記得要告訴我呀!」我說。

  「當然! 多虧有你幫忙, 謝啦!」彼得下線了。

  我把我們的對話又從頭仔細回顧一次。 真沒想到這種只有古書上才看得到的奇聞, 居然會再次發生在現代。

  「真是太神奇了!」我不禁感嘆。

  「真是太神奇了!」肚子裡傳來回音。 我隨手抓兩粒雷丸丟進嘴裡。

  「最近藥吃得很兇啊……」我自言自語。

  肚子裡寂然無聲。

70801.0201
70801.0918

創作者介紹

柯小毛胡言亂語。

柯小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