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article is translated from "Legends of the Ferengi" of Ira Steven Behr & Robert Hewitt Wolfe]
[未經譯者同意, 請勿重製/轉載/編輯以下內容]


第一百六十二條 / Rule #162

  當我老爸 Keldar, 用你們倫類的成語來說, "一敗塗地" 的時候, 我就失怙了. 那時我年紀還小, 很擔心沒有人來教導我佛瑞吉哲學的精髓. 不過後來我想到我老爸跟拉鍗錠好像從來就畫不上等號, 我就沒那麼難過了. 畢竟, 有他沒他對我好像都沒太大差別.
  不用說, 當我打開遺產箱 (每個佛瑞吉父親遺留給兒子的禮物) 的時候, 我根本就沒抱著什麼希望. 當我打開箱子的時候, 猜我找到什麼? 可以讓我寄黑函給大王的犯罪文件? 沒有. 含有豐富礦藏的土地地契? 想得美咧. 指向失落的 Chimera P. 拉鍗錠礦的星圖? 差得遠了. 蝸牛龍骨製的甲蟲鼻煙壺, 上面有 Lissepian 最佳工匠的雕刻, 裝飾了閃耀的珠寶, 用拉鍗錠金絲盤成 "Keldar" 的名字? 算了吧, 我老爸從不吸甲蟲鼻煙的. 那他到底留給我什麼呢? 一句話....頭巾. 一打又一打的頭巾. 可是我根本不戴頭巾, 老爸明明知道的.

  我第一個念頭是躺到地上亂踢亂叫, 鬧到財政天神從天神寶庫下凡來, 給我真正想要的東西為止. 所以我就真的踢了也叫了, 不過誰也沒來. 最後, 我嗓子也啞了, 腿也酸了, 就隨手抓起一條頭巾來擦眼淚.

  然後我突然注意到一件事. 頭巾上有寫字. "我逃過波哇水災!" 波哇水災? 我在學校學過, 那是 17998 年的時候, 波哇水壩在保固到期前幾天突然神秘地潰堤. 那次淹死了好幾千人. 難道我老爸那時正住在波哇? 然後我又注意到另一條頭巾, 那是一條已經穿破的古代頭巾, 上面的標語寫著 "我在 12023 的大地震中屹立不搖!" 我馬上發現, 所有的頭巾都各自代表著目擊某個大災難的倖存者: "我在吐巴吐巴山爆發時保持冷靜!" "我在 15799 年大崩盤時還有錢付賬!" "我躲過木象鼻蟲大爆發! 象鼻村, 9183 年" 我看到背脊發涼. 難道我老爸是個邪惡的怪物, 遊走時空製造一場又一場的歷史大災難嗎? 還是他只是穿衣服的品味差了一點?

  但突然真相如同克林貢人用頭撞我肚子一般地敲到我腦袋. 我老爸真正的目的是要教我最後一課. 因為每條頭巾上面都有標價. 這表示某人曾花錢買下它們. 更重要的是, 某人曾經賣掉它們. 在那些痛苦與死亡之中, 某人曾絞盡腦汁想出一條引人注意的標語好放在頭巾上.

  我老爸傳承給我的是第一百六十二條致富守則最清楚的說明:

  "即使在最艱困的時代中, 也總有人能獲利."
  "Even in the worst of times, someone makes a profit."

--
譯贊曰: 這讓我想到那個在雙子星樓頂照相的傢伙.
創作者介紹

柯小毛胡言亂語。

柯小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