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專攻極短篇的作者確實少見
但其實許多名作家都有個人的極短篇選集問世
像卡夫卡 倪匡 侯文詠這些有名的就不提了
其他像川端康成 袁瓊瓊 溫瑞安 劉墉 陳克華 愛亞等作家
也同樣有出極短篇選集
不過說實話, 對職業作家而言極短篇是不能混飯吃的
字數既少 稿費當然也就少 還要花比平常更多的心力去經營
實在是門賠本生意 嘻嘻 :P
既然這樣
為什麼小毛要寫極短篇呢?
其實最大的原因是……沒有時間
小毛才智庸愚, 無法在每天零碎的時間裡編排出壯闊的長篇小說
所以只好從極短篇開始下手了……

到底怎樣才算極短篇 標準實在是各說各話
有什麼四一律啦千字律啦等等
雖然極短篇的作品在比例上不算多
但是談這種文體的文學評論倒是不少
據說十幾二十年前只要五千字以下就算極短篇了
現在比較常見的判準則是一千五百字
(有些甚至嚴格到五百字以內)
嘩! 一千五百字能幹嘛呀?
於是就會看到很多新詩不像新詩 散文不像散文 笑話不像笑話的作品跑出來
說得好聽是意識形態 說得難聽簡直就是不知所云
據說有一個系列的英文極短篇限制字數不能超過 55 個字
真是讓人聽了又愛又怕 不知道該不該去看它
要是寫得好 就一定精彩到夕死可矣
要是寫得差 只怕看了比改中學生作文還想吐

極短篇的原始文體其實是小說 短篇小說
因此有人也稱之為 "微型小說" 或是 "小小說"
其實應該跟新詩之類的極短文體有所區隔的
絕不是只要字數夠少就算極短篇
總要講出一個什麼故事 感覺比較實在點
因此湊字數的標準我認為是沒有絕對意義的

但是話說回來 如果一篇成功的極短篇字數又夠少
就會比長篇小說還要更精采百倍
這裡有一個很危險的例子
是美國科幻小說家弗里蒂克‧布朗的作品
譯成中文只有 25 個字:
"地球上最後一個人獨自坐在房間裡, 這時忽然響起了敲門聲……"
就這樣, 沒了!
果然是讓人充滿好奇與想像
但是我說它危險 是因為如果這樣成為慣例
就一定會跑出一堆更不知所云的作品出來
有一篇作者不詳的極短篇, 內容是這樣的: "神死了!"
唔, 然後呢? 又沒了!
要說它不讓你充滿問題與想像嗎? 倒也不是
可是你也不能把寫作的工作全丟給讀者自己去發揮, 是不是?
不然我也可以隨便來一段
"一隻有五片翅膀的蝴蝶飛到我嘴裡唱了首歌……"
嘩! 不也是充滿了問題與想像?
但是說實話, 小毛不認為這些算是小說
只能算是小說的 "題材" 而已
讀者真正想看的部分 應該是之後的 "so what?"
小毛自己也有一個筆記本 上面記了一堆了小毛的靈感
內容就跟上面那些例子差不多……

但是 其實字數還是很重要的
因為數字可以提醒自己在寫作的時候
有沒有塞進太多不相干的垃圾
之所以會關心上面這些問題
就是因為小毛生日那天在寫 "降生"
寫著寫著發現 怎麼停不下來咧?
祭司 法師 巫師們的對話一大堆
好像在演舞台劇一樣
於是才去查了一下到底該寫幾個字
結果很尷尬的發現
其實之前的很多作品 好像都超過標準了……

於是 "降生" 那一篇就被大刪特刪
最後完成的樣子跟小毛原本想講的故事幾乎完全兩回事
唔, 我也不知道這樣是好是壞
因為最後出來的結果 倒也蠻出乎小毛意料之外的
所以也就放它去了……

但是以後呢? 還要不要讓字數成為我的限制?
歸根結底 小毛是這樣看極短篇的:
極短篇最原始的精神應該還是在於
如何用最少的文字承載最多的訊息
而能給讀者最大的震撼或感動
換句話說也就是所謂的 "so what?" 必須是極短篇的精神所在
如果前面營造的懸疑或氣氛
不能在最後讓讀者得到相對應該有的滿足
那就只是一篇失敗的作品

至於字數方面
如果同樣的事能用更少的字做到 那就一定要砍
否則該用多少字就用多少字 也不用管什麼限制
所謂名可名非常名
重要的是本質 而不是名稱
只要柯小毛極短篇能讓讀者感動
就算有人堅持它只能算短篇小說
我也不會太在意的
嘻嘻……

所以說到最後 小毛真正關心的
根本不是極短篇該怎麼寫
而是小毛說的故事
能不能讓願意浪費生命來看的人覺得值得
其實小毛每次貼出新文章
都是非常戒慎恐懼的
任何讀者的回應對小毛來說都是重要的考驗
畢竟 小毛常說 寫文章就像養小孩
誰不希望自己的小孩出人頭地呢?
有時在文中埋下很多小機關
結果都沒人看得出來 不禁總讓人有點灰心喪氣
要自己出來講解嗎? 卻又失去極短篇的意義了
這時才真正體會到 果然是知音難尋呀……

話說回來 這樣患得患失
還大言不慚地說什麼 "是為逍遙"
小毛自己都覺得很好笑呢 哈哈!

(以上提到的極短篇實例摘自雪花棧)
創作者介紹

柯小毛胡言亂語。

柯小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