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說到動物園老板自己琢磨,看猴子和老虎能不能養到一起。有那個拍馬屁的奸黨就誇啊:高,實在是高啊,您看,老虎跟貓學本事,就差一門上樹,這猴子躲在樹上,雙方應該互不干涉。而且“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有這個典故,咱們要是試驗成功了,肯定有看點。全國的動物園,還沒有這麼幹的呢。

  那老板也是最近比較順利 ── 人比較順利的時候對奸黨就缺乏免疫力 ── 好,巴掌一拍,咱們就當這個先驅!那個奸黨則被任命為這項試驗的負責人。
  我那朋友當時也沒覺得不妥,一切都挺符合邏輯的麼,也沒聽說自然界有老虎吃猴子,當然更沒有猴子吃老虎這種事了。當然一切還要按照順序來,先在猛獸苑裡划出一塊有樹的地方,搭上雙層籠網作為實驗區,內部試養。

  先是把猴子放進去,那裡有幾十棵粗壯的古樹,為了避免猴子下地被老虎傷害,距離比較遠的樹之間,還拉上了鐵索橋或者繩梯。猴子用的是海南島新運來的獼猴,一共十隻,其中有一頭特別強壯的,是這群猴子的王,外號“齊天大聖”。猴子們到了新地方,那場面只有《西游記》能夠形容。“一個個搶盆奪碗,佔灶爭床,搬過來,移過去,正是猴性頑劣,再無一個寧時,只搬得力倦神疲方止。”

  等它們安頓下來,老板和奸黨就開始實施“放虎計劃”了。園子裡原有的兩頭孟加拉虎頗為溫順,這時則被冠以“猛虎”的招牌,放了進去。頓時群猴押聲,眾猿股觫,前兩天鬧鬧嚷嚷的實驗區變得安靜異常。猴子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也不敢喧嘩,乖乖的待在樹頂,偶爾探頭看看,只要老虎轉過頭來,立刻縮回去。

  動物園的管理人員也如臨大敵,同樣是麻醉師獸醫枕戈待命,小心觀察。

  老虎很平靜,對猴子沒有什麼反應。

  第二天,開會討論,負責的奸黨提出兩點認識,第一,初步看,老虎和猴子互不侵犯,和平共處是成功了;第二,猴子可能害怕不能正常進食,要在籠網上部開口,建立高空食物輸送通道。這兩點,得到了大家共同的贊成。會後,大家還一起去參觀一下,看到猴子們已經不那樣緊張了,在樹上相互唧唧咕咕的交流體會,膽子大的還敢在樹間悠來蕩去了。而老虎則在樹下吃撥發的澳大利亞牛肉,悠閒自得。老板讓管工程的想想,高空通道餵猴子香蕉水果,能不能讓遊客來給食 ── 他已經開始琢磨生財之道了。

  第三天平靜無事。

  第四天,就有了點兒變化。下午我那朋友正給梅花鹿稱體重呢,忽聽實驗區方向虎嘯連連。

  這老虎好久沒有這樣叫了,他趕緊放下手中的活兒,跑過去一看,好幾個人都在看熱鬧呢。敢情猴子和老虎打起來了。

  但是這個打屬於一邊倒的戰爭。誰占優勢呢?猴子。

  這些弼馬溫看了三天,覺得這穿條紋皮襖的大貓也沒什麼了不起,於是就從最初的害怕,轉而開始放鬆了,猴子是調皮搗蛋的大王,它放鬆了,也就是要搗亂了。中午吃飯,“齊天大聖”帶頭,猴子們開始把吃剩的果核,花生皮朝老虎的腦袋上亂扔 ── 別說,還真挺準 ── 兩頭老虎被鬧的不得安寧,於是虎嘯示威,情急之下雄虎朝樹上撲去,可惜水平太差,抓撓了半天,只能在原地發威,卻上不得半步。見到老虎“黔驢技窮”,猴子們更得意了,果核亂飛中還夾上了樹枝樹杈,老虎抵擋不住, 夾著尾巴跑開,不敢在樹下停留。

  老板也來看,有人說這個老虎受氣也不好吧。老板說那怕什麼,這兩頭老虎就是太懶,多叫幾嗓子有利於吸引觀眾,再說,老虎讓猴子給打趴了,天下還真少有這樣的笑話。他搖搖頭,回辦公室數錢去了。

  如是又是兩天,老虎吃食喝水都要看猴子的眼色,只好夾著尾巴做人,一副可憐巴巴又無可奈何的樣子。弼馬溫們氣焰囂張,甚囂塵上,有一棵大松樹上面的松塔更成了它們的好武器。

  有幾個對動物有經驗的就說:這樣恐怕要出事。當然,主要是擔心老虎的健康受損,所以想等老板興致不那麼濃厚了,再和他商量把這個實驗停掉算了。

  沒等他們提,實驗區就出了事。

  那個星期的最後一天,我那位朋友剛吃完中午飯,正要午睡,就聽到一陣喧嘩,幾位飼養員蜂擁而來。驚訝中看時,卻見其中一人懷裡還抱著一個,正是弼馬溫裡的老大 ── 齊天大聖。

  他趕緊上來檢查,心裡已經明白肯定是猴子和老虎的戰爭升級了,而且猴子吃了大虧。

  聽著眾人七嘴八舌的解釋,事情的經過原來是這樣的。

  經過一個星期的折騰,兩頭老虎已經威風盡失,不敢到大樹下頭蹓達了,早晨起來就縮在實驗區的一個角上,太陽地裡晒著打瞌睡。

  於是猴子們就沒的玩了,扔松塔也打不著,雙方氣氛一時頗為平靜。

  但是到了中午,值班的管理員忽然發現一個奇特的現象 ── 猴子下樹了!

  他開始還以為猴子是下地找食,等看到“齊天大聖”悄沒聲的摸過去,才明白這猴子是去逗弄老虎。

  說時遲,那時快,那“齊天大聖”抄到雄虎的背後,綽起老虎的尾巴就拉。

  天,猴子恐怕從沒學過“老虎屁股摸不得”這句成語,你欺負老虎是因為在樹上,下了樹老虎會怕你?

  那老虎感到尾巴被揪,一聲怒吼,翻身就撲,快如電閃。

  “齊天大聖”本來已經轉身逃開,但是沒想到老虎這個快法,不等它反應,已經被雄虎一掌打飛,遠遠在後面跟著的群猴頓時作鳥獸散,嗷嗷慘叫著往樹上爬。這“齊天大聖”一聲慘叫,仗著身子骨結實爬起來手腳並用就往樹上逃,一抬頭,那雌虎已經截斷了它的去路,狂嘯一聲猛撲過來。

  “齊天大聖”這個時候可就慘了,當時嚇得定在當地,屎尿齊流。

  千鈞一髮之際,管理員大聲叫喊,呼喝兩頭老虎的名字。兩頭老虎畢竟是從小養大的,服從性比較強,雖然佔了上風,聽到主人召喚,還是剎住了腳步。

  乘這個機會,“齊天大聖”連滾帶爬的竄上了樹,叫的聲音凄厲慘烈,令人心悸。大伙兒也都聽見了虎嘯猿啼,但都以為又是猴子逗老虎玩,沒當回事,哪想到打成這樣激烈?

  管理員一報告,老板等人就都跑去了,再看,那威風一時的“齊天大聖”此時卻氣息奄奄,蜷縮在樹上,幾乎不能抓穩,搖搖欲墜了。老板頓足,叫人趕緊去救,管理員用繩網從上面垂下來,才把“齊天大聖”吊出來搶救,猴子們都是眼睛瞪的溜圓,看著這恐怖一幕,而老虎則在下面發出低沉的吼聲示威。

  “齊天大聖”最終沒有搶救過來…

  老板和奸黨都蔫頭耷拉腦的,這個實驗以失敗告終。但是老虎走了以後,一連幾天,猴子們都不敢下地活動。

  記得北京建國門前些年有一次槍戰,有一幫閒人聽見槍響就興奮,紛紛趕著去看熱鬧,因為好地方都被占了,有“聰明人”就帶頭爬上過街天橋“觀戰”,結果那歹徒回手就是一梭子,天橋上當場打倒四五個,沒死的頓時哭爹叫娘,你爭我奪的往下逃,就恨爺娘少生兩隻腳…

  我那朋友說還有一件有意思的事情。那就是“齊天大聖”死了以後,檢查身上一無傷口,渾不知它因何而死。老板下令解剖。切開胸部腹部,內臟都很完好,沒有受傷的地方。

  等打開顱骨才明白,腦幹異常充血,一片鮮紅。

  這猴子死於過度緊張造成的腦溢血。
創作者介紹

柯小毛胡言亂語。

柯小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