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兄弟我”就給大家上了一堂課,題目是《動物的性格》,說得挺有意思的,咱就把記得的轉述寫下來,讓大家也看看。

  照他的說法,獅子其實是一種性格相當溫和的動物,威嚴但並不好鬥。古代羅馬的美第奇家族喜歡玩猛獸大戰,其中獅子老虎搏鬥的記錄不少,裡面獅子大多數敗北。然而,“兄弟我”在英國的時候,查閱倫敦動物園的紀錄,發現在那裡獅子老虎也有交手,那就勝負參半,全看雙方誰的力氣大了。這是怎麼回事呢? “兄弟我”的看法是,獅子不好鬥,所以羅馬時代的記錄裡,所謂獅子敗北,多半是獅子沒興趣打,“棄權”,而羅馬人看不懂罷了。
  自然界的獅子,只有在飢餓的時候才會去獵食,而且捕食後吃飽了就走 ── 當然有的時候也搶別人的獵物。所以,它雖然肉食,卻不殘忍。只要不餓,很少主動去攻擊其他動物,很容易和其他草食動物和平相處。而且,它的捕食採取追擊,也比較光明正大。他敢於把獅子和鹿養在一起,是有理論依據的。

  老虎就不一樣,老虎捕獵是“襲擊”,善於埋伏,而且吃不了的獵物要埋起來以後吃,因此,老虎比獅子的性格要陰暗一些,而且凶狠。但是從襲擊的技術上,老虎登峰造極,它的利爪一揮,可以把野牛的顱骨打碎,其力量可見一斑。

  而豹子就走向極端了。一般人認為豹子是大型猛獸,其實豹子很少比人大的。但是豹子生性殘忍好殺,可以說只要進入它視野的獵物都是目標。它夜間活動,“為殺而殺”的冷血傾向嚴重,對於獵物都是先喝血,再吃肉,剩下的藏起來以後作乾糧。非洲的探險家曾經發現豹子襲殺比它大五六倍的大猩猩!豹子甚至和飼養員也難相處,難以建立感情,說不準什麼時候會出問題。

  按照性格來說,“兄弟我”的看法,動物世界和人類世界並列,那獅子的性格是君王,老虎是職業軍人,豹子呢,是刺客歹徒。當然,還有其他動物也可以列進來,比如大象是紳士,狗熊是腐敗官員,鴕鳥是花痴,河馬是黑社會老大,黑猩猩是流氓。

  說到這兒,“兄弟我”還提醒大伙兒,就像人一樣,這動物的外表和內心是不一致的,比如大猩猩,看著凶猛,其實非常老實溫順,吃素,還挺聰明。有的動物,看著可愛,實際上相當危險。“兄弟我”說這裡邊最危險的莫過於三種 ── 河馬,黑猩猩和大熊貓。

  河馬,草食,長相憨厚身材肥胖,就像相信大多數大胖子都是好脾氣一樣,我們不由自主的認為河馬應該是一種可愛的動物。實際上正好相反,您看動物園的河馬好像很喜歡打哈欠,上當啦,那不是打哈欠,是河馬亮出獠牙顯威風呢!在非洲人們認為獅子獵豹還不算對人最有威脅的動物,對人最有威脅的,恰恰是這個短腿的大胖子。別忘了蔣門神也是大胖子,這河馬在動物界就是蔣門神一類的土豪惡霸,黑社會老大。

  為什麼說它是黑社會老大呢?“兄弟我”介紹這河馬性格暴烈,尤其對地盤看得極重,如果誤入它的領地,即便是大象也遭到它的瘋狂進攻。加上那一口匕首般的長牙,刺上誰都是三刀六洞,倒真是活像黑幫分子。非洲的大型河流基本被河馬“分段占領 ”了,這有好處,就是河馬在的地方把水草都吃光了,河水乾淨,沒了河馬,那河道不久就會淤塞,但是也有壞處,那就是河馬拒絕一切外來勢力,包括英國人的汽艇都有被它一口咬掉半邊的。直到今天非洲人過河,還是寧願選擇夜間而不是白天,因為河馬和黑社會老大一樣,夜生活豐富,每天晚上上岸開Party,所以夜裡過河安全得多。因此飼養員對河馬要非常小心,一定不能被他認為是入侵者,否則,不用咬,想像一個兩噸多的大胖子朝您狂奔而來,您最好祈禱不要在胡同裡碰上它。

  老薩相信“兄弟我”說的沒錯,上網一查,河馬傷人最新的記錄是2003年12月29日,咬死一個到非洲旅遊的英國新娘辛普森女士。

  至於黑猩猩,大多數人和它的交往是從馬戲團開始的,表面上看這傢伙的基因和人接近到98%,而且竟然能夠製造和使用工具 ── 它能夠修整草棍當釣竿捉白蟻吃,這個手藝一直沒被人當回事兒,後來有個科學家自己試驗了一次,才發現作這玩意兒還真要巧手兒才行(要不您也試試?晚上回家一身螞蟻可別怪我)。但是,這個動物王國的智者,卻有著惡劣的品質,可以說,簡直就是人類劣根性的體現。有報導在非洲發現黑猩猩偷取嬰兒吃掉,原因是環境破壞,性格變異云云。實際上這是人們對黑猩猩缺少了解。美女科學家珍妮.古多爾和黑猩猩一起生活了四十年,她的報告証明黑猩猩從來就有吃嬰的惡習,不但襲擊人類村莊偷吃嬰兒,而且自己群裡也襲擊母黑猩猩以奪取其嬰兒來食用。黑猩猩幹這件事的時候會使用各種陰謀詭計,比如調動開母猩猩的注意力而後下手,就像人類幹壞事的時候一樣。所以古多爾有了自己的孩子總是很小心把房子鎖起來,以免被黑猩猩偷去吃了。假如就是這個,還可以說是一種動物本性,黑猩猩還有一個惡習,就是經常主動攻擊人類,即便是成了它的朋友也一樣。這是因為黑猩猩的社會裡,都是通過主動攻擊對方來確立自己的地位,黑猩猩攻擊人,就是提醒你:我才是老大!

  這樣就讓我想起了某些愛好暴力的傢伙。而“兄弟我”的看法,相貌凶暴的大猩猩反而性情溫和,還從來沒有大猩猩傷害人類的案例被証實過呢。

  最後一個就是熊貓了。

  其實熊貓是比較冤枉的。因為熊貓平時性情溫和,動作笨拙,喜歡玩耍,對飼養員頗為依賴,加上相貌可愛,從來都是動物園裡受人歡迎的傢伙。補充幾句,熊貓的性格妙不可言,“兄弟我”起家就是陪美國人在臥龍考察熊貓,那裡有個養殖中心,給病弱的熊貓提供食宿(好像還不用刷卡),但美國人對熊貓們住的單間非常不滿,認為缺少娛樂設施,是“熊貓監獄”。這個在八十年代初的中國頗不好理解,那時候人能吃飽還不容易呢,還考慮熊貓的精神健康?在美國人的建議下,他們把一頭熊貓放出來了,結果這個胖傢伙高興得很,跑到門口的草坡上,抱著腦袋就轱轆下去,然後再跑上來,再轱轆下去,玩的不亦樂乎。觀者為之動容。考察人員為了獲取熊貓的數據,設置陷阱,裡面放上烤羊肉,結果當天就有收獲,落入陷阱的熊貓雙手抱頭,十分凄慘的樣子,令人同情。量取身高體重血壓掛標誌牌之類以後,便放它走路。第二天來看,啊,好高的效率,又一頭啊,於是,身高,體重…哎呦,怎麼這個帶牌兒了?原來就是昨天那個。小可憐兒不長記性,“兄弟我”他們感慨一番讓它走路,今天的數據只好作廢。第三天,哎,它又掉進去了!大家終於明白,這小子不是笨,是吃烤羊肉吃上癮了,摔一下算什麼?反正有人救我出去。大家都撓頭,總不能以後天天研究這一頭吧?太VIP了。最後考察隊只好換地方挖陷阱,這熊貓就天天的找,雙方捉迷藏的鬥智進行了好長時間。

  但是熊貓也相當危險,它的可愛讓人全無防範,甚至可以抱著照相,所以一旦突然撲來令人致傷,傷者無不大呼冤枉而且莫名其妙。

  後來有人証明,熊貓傷人,多是在一種迷惘狀態發生的,它自己甚至意識不到,這和太陽月亮還有些關係。

  古龍小說裡頭有個熊姥姥,每到月圓就要殺人,因為月圓讓她瘋狂。動物在太陽黑子或者月亮潮汐作用下,情緒也要發生變化,反映到熊貓身上,就是有的時候會引發“返祖現象”。假如有人告訴我稍息或者不愛吱聲上網到半夜會仰天長號,那我不會懷疑,因為人有的時候也會有這種返祖現象的。而熊貓返祖就可怕了。

  因為熊貓的祖宗可是肉食獸!它是因為太笨拙了,抓不住獵物,才改了吃竹子的。盡管笨拙,猛獸那種野性總是有的,因此,在天象出現某種變化的時候,熊貓忽然意識朦朧(這種純樸的傢伙很容易意識朦朧的,可見教育的重要性),彷彿回到了遠古獰猛祖先的“光榮時代”,突然給人來一傢伙,恐怕也不算奇怪。

  因此,建議您在去看熊貓的時候,先請教一下天文館。

  言歸正傳,這獅子和鹿群共養的計劃後來被實現了,但是進鹿苑要單收費,還要有很多警告,比如不許打閃光燈,不許大聲喧嘩 ── 驚動獅子是非常危險的! ── 其實這都是老板的炒作,獅子就是那個性子,你就是放槍,它也不會找鹿鹿的麻煩,也許它在心裡還當自己是鹿鹿的老大哥呢。結果好奇心起,觀者如潮,草地上獅子在晒太陽,鹿鹿在喝水,長頸鹿在悠游,看的人都覺得感受很深。

  當然,老板的錢袋子更鼓了,這也是他最高興的。

  讓錢一燒,老板就不安分了。“兄弟我”回北京以後,老板繼續和幾個兄弟自己琢磨進一步的“科學試驗”,他們一琢磨,咱們不懂專業,玩獅子風險大了些,但是只要是碰不著面的動物,大概都可以混養吧,比如,山羊和海豹。

  這老板是說幹就幹的人,大伙兒也覺得挺合理,哎,別說,這個挺成功的,海豹不吃山羊,山羊也不睬海豹。

  老板說那咱們接著來,你們看猴子和老虎能不能養一塊兒呢?
創作者介紹

柯小毛胡言亂語。

柯小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