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經作者同意, 請勿重製/轉載/編輯以下內容]


  下一個要討論的 Star Trek 革命性發明是 Borg 人. 啊? 什麼? 有沒有搞錯啊? 這個已經跟 Q 一起淪落到出場就要被丟雞蛋的角色, 怎麼可能會是什麼革命性發明? 嗯嗯, 換個方向想, 既然今天會淪落, 就表示至少當年曾經風光過嘛,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 所以 Borg 當年必定也曾對人性有過挑戰, 才能這麼受大家期待啊.

  坦白說 Borg 在出場的時候確實是個非常特別的種族. 常見的科幻作品主角通常只有兩種: 本來就是人的, 以及本來不是人但是像人或是想變成人的, 這樣的作品可以輕易地建立追求人性的 "參考點" 跟 "趨近程度", 可以說是十分直覺的角色創造. 但有另外一種選擇, 就是完全逆向操作, 創造出一個背離人性的角色, 作為人性潛能的反證. Borg 可以說就是在這種方向下創造出來的種族, 除了外表勉強可以辨認出一點跟人類的相似性之外, Borg 跟人類或任何類人生物都完全不同, 不論是社會結構, 生理構造, 意識型態, 行為模式等等, 都非常具有自己的特色, 跟人類可說幾乎沒有相似之處. Borg 人最顯眼的特點, 就是在身上植入各種各樣的機器, 藉以提昇原本身體的效能. 這些機器複雜的程度遠在人類的科技之上, 能達到的功能也超乎想像地強大, 甚至可以抑制 Borg 每個個體的獨立思想, 強行把大家的意識鏈結在一起, 形成一個巨大卻單調的意識型態, 也就是所謂的 Collective. 其實這並不算是什麼大問題, 問題在於 Borg 人不但在自己身上植入機器, 還想把機器也植入其他種族體內, 藉此將其他種族也同化成 Borg 人. 這一點就比較嚴重, 畢竟很少有人願意在暴力的逼迫行為下放棄自己獨立思考的能力. 然而 Borg 就靠這一點不停地成長茁壯, 慢慢成為銀河中最強大的勢力之一, 因此也很少有種族能抵抗 Borg 的侵略. 以暴力威脅強迫別人接受自己的價值觀, 並且實行絕對的高壓思想統治, 就是 Borg 如此惡名昭彰的最大原因. 看來 Borg 同化 Picard 時並沒有一起同化星聯的基本指令.

  曾有人說過, Star Trek 裡大多數外星人的個性都很簡單, 就是把人類的某種特性強調到極端就成了, 因此 Klingon 代表了人類野蠻暴力的一面, Romulan 就代表人類猜忌多疑的一面, Ferengi 代表人性貪婪自私的一面....而外星人之間的爭戰就代表了人性的各項特質在交戰. Well, 不能說這種說法完全錯誤, 但是總有點在偷工減料的感覺. 不幸的是, 大部分的外星人確實都可以代入這樣的公式 (因此這些外星人也不會被列入革命性發明). 那麼 Borg 人呢? 好像就不行了. Borg 沒有感性, 沒有情緒, 甚至沒有個人意識, 然而人類的理性, 冷靜, 或是團體認同感, 又跟 Borg 一點都扯不上關係. 這種半機械半生化的生命, 到底有沒有智慧或自覺可言, 從剛出場就是個大問題, 因為他們的思想模式比機器人更像演算法, 一切決策都只考慮值得或不值得, 必要或是不必要, 用簡單的二分法就可以決定所有的行為模式, 也正因此 Borg 的個體比機器人更像機器, 都只會遵循簡單的指令行動, 每個人會做的事情就是固定的那麼幾件而已, 與其說個體是生命, 不如說 Borg 把每個個體都貶低到細胞的地位, 大家合作只是為了成就 Collective 這個單一的巨型生命而已. 然而, 你能因為 Borg 的社會型態與行為模式跟螞蟻相似, 就否定 Borg 是智慧生命嗎? 我想很難, 至少他們的行為模式不是本能, 而是後天得來的. 換句話說, Borg 人的存在, 重新挑戰了人類定義人性的角度.

  其實, 智慧生命的判斷一直都沒有絕對的標準, 如果連人類的思想都可能只是化學反應, 那人類又憑什麼去評論別人有沒有智慧呢? 尤其當電腦一次又一次地跨過新門檻, 打破一項又一項原本人類認為機器不可能做到的高標準之後, 訂新判準的用意, 與其說是要判別智慧與生命, 不如說只是想找出人類還能勝過機器的地方, 好繼續讓人類維持自尊自大的鴕鳥心態罷了. 換句話說, 人類自己都還沒真正了解什麼叫思想, 什麼叫智慧, 又怎麼能真正訂出適當的判準呢?

  因此, 雖然智慧與生命該如何判斷確實是 Star Trek 能啟發人類的一個大問題, 但是我覺得 Star Trek 真正深入碰觸過, 同時也讓我比較有興趣的一點, 反而是 "so what?" 就算我們已經能正確地定義出大家都能接受的智慧判準, 那又怎樣? 人類的行為會因此而改變嗎? 人類對待其他生命或機器的態度, 會因此必須修正嗎? 這才是我覺得比較重要的一點, 畢竟理論不能應用的話, 也就只是理論而已.

  在 TNG 的 7.175. Emergence 這一集, 就發生一件非常耐人尋味的事, 整艘企業號居然不受人類的控制而有自己的反應, 好像變成一個生命型態一樣, 產生了某種獨立意識. Picard 在處理的時候說過一段話: "如果這艘船真的出現智慧, 那麼我們就有責任以尊重其他智慧生命的方式對待她." 雖然後來發現只是某種生命要藉企業號為形體才能誕生出來, 但是即使該生命囂張到開始消耗維生系統的動力, 危害到船員們的生命安全, 大家還是沒有摧毀牠, 想辦法陪著牠玩完這場遊戲. 另外在 DS9 的 2.037. Playing God 這一集, 人類, 卡達西老鼠跟一個原型宇宙三者的生命安全同時處於互斥的狀態, 最後 Sisko 的決定是殺老鼠救宇宙. 4.093. The Muse 這一集, 某種以人類創作能量為食的生物找上了文采斐然的 Jake, 愛子心切的 Sisko 毫不猶豫就發射光砲, 不過最後沒打到. 在 VOY 的 4.084. Prey 裡 Janeway 怎樣也要救 8472, 最後失敗的時候不爽得要命, 可是在 5.109. Dark Frontier 一開始就打爆一艘 Borg 探測船時, 連眉頭都不皺一下.

  這種種殺與不殺之間的矛盾, 到處都看得到, 人到底怎麼決定其他生命的生或死, 決定之後又怎麼去面對這種結果, 好像永遠也沒有一定的標準, 跟對方是否侵犯過自己, 是否危害到自身的生存, 似乎並沒有絕對的關係, 跟對方的智慧程度雖然似乎有某種形式關聯, 但卻又模糊不清找不到依循的模式. 我並不會試著一一去評論每次事件的是非對錯, 及其動機又跟人性有什麼關聯, 我真正想問的是, 我們自己到底該以怎樣的態度去決定其他的生命的存活與否?

  這個問題源自於某天我看到愛護動物團體推動立法禁殺貓狗, 因為那是 "寵物" 類動物, 貓狗是人類的 "好朋友", 人類不應該把自己的好朋友殺來吃. 我第一個反應是, "這是什麼屁話?" 先別誤會, 我沒吃過也根本不會想要吃狗肉, 但是 "不想" 吃跟 "不能" 吃是兩回事, 用這種理由來禁殺動物我覺得根本就是既荒唐又滑稽. 人類常設下一些自以為可以提昇人格的規定, 就已經很可笑了, 還要強迫別人去遵守, 更是荒謬到極點, 我不認為強迫別人接受自己的規定, 在人格上會比食用野生動物高到哪裡去. 如果人類會唾棄 Borg 以暴力強迫別人接受其價值觀的行為, 自己就不該做類似的事情才對.

  舉例來說吧, 人類有個不成文的共識, 就是不吃智商很高的動物, 因為人類一直以自己智商最高為榮, 所以對黑猩猩, 猴子, 海豚等聰明的動物, 也多少有著愛屋及烏的情結, 這種感情曾具體地表現在文學當中, 例如 C. S. Lewis 筆下的 "能言獸" 就是如此, 能言獸被神的化身 Aslan 賦予比其他一般禽獸更高的智慧及身分, 因此 Narnia 的人民就算再怎麼餓也絕不會去吃一隻能言獸, 有點像印度人把牛視為神牛那樣的意味在. 要用智商作為吃不吃動物的標準其實無可厚非, 但是要逼著別人也同意這種想法, 就顯得可笑了. 人類每年因為戰爭, 仇殺, 搶劫, 綁票, 意外等等因素而自相殘殺的案件更多, 大家反而見怪不怪, 習以為常地說這本來就是一個 "人吃人的世界", 反倒是殺隻海豚烤來吃的話, 出來罵的人好像還比較多. 我絕不是說殺人的行為可以合理化殺海豚猩猩的行為, 只是人類的雙重標準在這裡變得諷刺到極點. 天龍八部裡面木婉清要吃人肉的時候段譽說: "不行, 人肉不能吃, 我餓死也不吃人肉." 但木婉清反問原因的時候段譽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要是我們吃同類不就跟禽獸一樣了嗎?" 很多人都用這種理由回答類似的問題, 企圖把人類跟動物劃清界線, 不管怎樣就是要證明人類有智慧, 所以得跟其他動物表現得不一樣, 不然就不配當人只能當禽獸. 笑話, 禽獸也吃喝拉撒吸氧氣呢, 你要不要改吸瓦斯啊?

  這種概念再嚴重下去, 就衍生出吃素的佛教徒及素食主義者了, 因為要尊重生命, 所以不能 "殺生", 大家改吃青菜豆腐吧, 有些更嚴重的連牛奶雞蛋都不能吃, 因為那是動物身上產出來的. 這是什麼狗屁理論? 沒生命的牛奶不能喝, 有生命的青菜反而可以吃? 吃素就不算殺生, 不算不尊重生命? 那我忍不住要開始好奇這些人在家打不打蟑螂螞蟻了. 人類本來就演化自弱肉強食的地球自然界, 本來就得靠吃其他生物才能活下去, 如果硬要固執地認為光靠道德意識救可以讓人類的身體超脫先天的束縛, 可以違反自然賦予的特質去強求不正常的高尚的話, 我不知道這種理論除了讓人可以吃鹽巴之外還能吃什麼.

  唯一可以接受的是保育類動物, 因為他們有瀕臨絕種的危機, 如果消失可能會造成食物鏈的中斷, 進而影響到人類自己的生存, 所以禁止捕獵還算有道理, 真小人的自私理由聽起來反而比偽君子的愛護動物要合理得多. 可是流浪貓流浪狗滿街都是, 智商也比猩猩海豚低得多, 那不能殺貓狗又有什麼道理可言呢? 我可以忍受某些人把自己的寵物當兒女看待, 很多人因為宗教或信仰的因素而不吃豬肉牛肉, 我也覺得應該受到尊重. 但是沒有理由用自己的觀點當作理由去強迫別人做同樣的事. 如果不能殺狗, 那為什麼智商更高的豬反而可以殺呢? 再說, 也有人把豬當寵物養啊, 誰有資格規定, 哪些品種的動物只能當寵物, 哪些品種的動物只能當食物? 更何況, 所謂為食用而畜養的豬牛雞鵝, 反而還得接受各種不正常的荷爾蒙注射, 吃不愛吃的歐羅肥, 喝不愛喝的啤酒, 養在狹窄的欄舍中, 過著骯髒等死的生活, 這樣反而叫愛護動物嗎? 愛護動物者單憑一己的喜好, 就決定了哪些動物可以吃寶路, 哪些動物只能吃餿水, 這種大小眼的雙重標準, 讓我怎麼也無法信服所謂的 "動物保護法" 能真正自圓其說地保護到該受保護的動物. 古代發生飢荒的時候, 連小孩都可以交換煮來吃了, 我就不信到時候愛護動物者能忍得住不對寵物狗流口水.

  所以, 回到 Borg 的問題. 為什麼被 Borg 追殺的時候, 二話不問就可以先打再說 (如果打得過的話), 被 Hirogen 追殺的時候, 反而要使盡各種方法, 送禮物說好話去安撫他們? 如果人類判斷一個生命是不是有智慧的目的, 只是為了當作判斷該生命之生存權利的優先指標, 那未免顯得太膚淺也太自大了一點. 如果 Hirogen 是因為比 Borg 更像智慧生命, 更好溝通, 更容易達成外交協議, 所以才能得到比較好的待遇的話, 我不覺得這種價值標準會比愛護動物者高到哪裡去. 而在這種心態之下, 機器人或全像反而可以獲得更高的身分地位, 也實在是更諷刺的一件事, 人類以自我為中心, 用跟自己的相似度替其他生物分等級, 作為排除異己的指標, 以鞏固自己安全的手段, 不論是不是天性, 都一直隱含在如何看待智慧生命的態度中.

  面對別人的缺點比面對別人的優點容易, 但是面對自己的缺點卻總是比面對自己的優點困難. 如果人類到 24 世紀都還不能正視自己先天的缺陷, 硬要掰一個看起聖潔美好的形象自欺欺人, 不但想把自己硬塞進去, 還要強迫別人一起擠進去的話, 我很難相信未來的人性會比現在進步多少.
創作者介紹

柯小毛胡言亂語。

柯小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