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經作者同意, 請勿重製/轉載/編輯以下內容]


  Star Trek 有一個很重要的教條叫做 "Prime Directive" 基本指令. 基本指令的立意本來很好, 在世界大同的理想之下, 放棄人類好戰侵略的本性, 承認文明的發展只有先後快慢之別, 沒有好壞優劣之分, 因此沒有任何文明比其他文明更有資格去影響同化其他智慧的發展. 這一點很重要, 但是人類卻花了很長的時間才學會這一點, 即使在現代, 地球上很多地方還有很多人並不能真正理解或接受這個觀念, 反而固執地認為自己才是最好最正確, 大家都應該照我的方式我的路走下去, 這是多麼可怕.

  很幸運地, Star Trek 看清了這一點的重要性, 於是發明了基本指令, 讓擁有強大知識技術的星聯把科技當成探索與幫助的工具而非侵略的手段. 然而理想與現實總會在某些縫隙上出現距離, 凡規則必有例外, 在探索的過程中, 總會遇到某些特殊的狀況逼得人類不得不認真考慮基本指令到底是否永遠適用, 是否也有可以打破的時候. 當人類的信仰遭受挑戰的時候, 也就是人性接受考驗的時候.

  基本指令在電影 Insurrection 中得到很大的發揮, 為了保護 Ba'ku 人的文明發展不受星聯野心人士的干預, Picard 不惜違背上級指令保護 Ba'ku 人. 在電影中 Picard 很明白地表示, 不管 Ba'ku 只有五百人還是五個人, 只要是有自覺有智慧的文化, 就擁有自己決定該如何發展的神聖權力, 基本指令絕對沒有說, 多少人以上的文明才算文明, 多少人以下的文明就可以被犧牲, 總之不能干預就是不能干預. 即使 Picard 自己就曾經好幾次違反基本指令, 但至少這次他很堅持這一點.

  到底什麼時候可以放水稍微打破一下基本指令, 在每個艦長的心中都有一把尺. 雖然基本指令的條文明白表示, 就算為了拯救自己的船艦或船員, 也不能違反基本指令, 但是 Picard 早在 1.008. Justice 就為了讓 Wesley 免於一死而侵犯了 Edo 星的法律. 在我們的眼中這似乎一點問題都沒有, 本來就該這麼做, 是對方的法律太過分太無理, 何況人死不能復生, 外星人違反一條小法律卻只是無足輕重的一件事. 問題是這樣下去, 基本指令根本就是垃圾了, 關鍵在於, 我們憑什麼替其他文明決定什麼比較重要? 身為外人, 我們憑什麼替當地人決定什麼比較好? 如果你認為自己有這種權力, 那麼在某種程度上看, 是不是已經進入扮演上帝的範圍了呢?

  DS9 就有這麼一集, 2.037. Playing God, Sisko 等人真正得到可以扮演上帝的機會. Dax 無意間捕捉到一個新生的宇宙, 暫時關在太空站的實驗室裡, 但後來他們控制不住這個不斷膨脹的宇宙, 太空站隨時可能被摧毀. 這時道德兩難的局面就出現了, 該照基本指令犧牲自己讓宇宙自然發展? 還是保命要緊? 有能力摧毀一個已經有智慧生命在發展的宇宙, 聽起來確實是上帝的工作, 人類似乎永遠也不該承擔這種責任, 但在自衛的理由之下, 就算真的做了實在也很難太苛責. 這種兩難或許永遠也找不到真正合邏輯的解答吧.

  更不合邏輯的是, 在 VOY 的 4.089. The Omega Directive 這一集, 基本指令之後居然又出現了一個地下最高指令, 就叫做 Omega Directive, 在這種指令適用的特例之下, 星聯可以無所不用其極地去干略侵犯其他文化, 而理由仍舊只是單純的自保而已. 這真是諷刺又可笑到極點, 幸好 Voyager 遇到的是比較遜的種族, 要是哪天星聯追殺的種族已經能純熟運用 Omega 粒子作為毀滅武器, 那麼星聯就正好死於違反基本指令了.

  我先跳脫這個沉重的問題, 因為我真正想討論的是現代的生態保育活動. 人類常常說, 因為人類的干預, 造成什麼什麼動物快要絕種, 所以應該保護瀕臨絕種的動物, 讓他們能繼續活下去. 聽起來很正常很偉大, 但這其實也是某種程度上的基本指令問題: 人類憑什麼決定哪些動物該活下去, 哪些不該? 人類本來就是地球生態環境中的一員, 任何人類跟其他動物之間的互動, 都是對該種動物天擇的一部分, 硬要拿愛護動物當作藉口, 用自以為超然的態度去決定動物的命運, 硬要把人類從生態圈抽離出來跟其他動物劃清界線, 這樣不算在扮演上帝嗎? 用這種心態再去決定動物的存亡與否, 不算違反基本指令嗎?

  好笑的是, 任何人都可以用同樣的理論來質疑我批判保育行為的說辭. 濫殺動物也好, 保育動物也好, 干預就是干預了, 誰能預料到底殺才對還是不殺才對? 所以我也同樣沒資格去評論保育動物是對是錯, 因為我也是地球生態環境的一份子, 如果我把自己抽離去批評別人, 就跟別人把自己抽離去決定動物的命運同樣可笑. 放寬來說, 當初列強侵略中國, 在外星人的基本指令眼中可能也是正常的文明發展過程, 沒有對錯可言, 也不應該干預. 所以星聯到底能不能違反基本指令侵略其他星球, 是對是錯除了真正的上帝之外又有誰能決定? 人類替自己定下基本指令, 到底是把自己放在什麼假想的地位去做這樣的規定呢?

  因此, 我在這裡想要討論基本指令背後的哲學思維其實是沒有太大意義的, 只好說那是經驗的累積告訴我們, 這樣可以避免歷史上許多悲劇的重演. 一直到我們被基本指令所保護的文化主動牽扯進去之後, 基本指令才算失效. 當我們被動地成為被保護文化的一部分, 我們才能恢復了主導事件走向, 主導自己選擇的權力. 講得白一點, 管好自己就對了, 別人的家務事能別管就別管, 除非他們叫你去管, 你的問題就是 "你的" 問題, 直到我答應要幫你解決問題, 才會變成 "我的" 問題. 中國人其實很早就有這種觀念, 那就是所謂的 "入境隨俗", 不論這個地方的習俗多詭異多變態, 既然你想進入這個地方, 就要照人家的規矩來, 不要硬去宣傳你自己的那一套. 雖然是很簡單的社交禮節, 但似乎也蘊含著老祖先的智慧在裡面.

  回到原本的討論, 結果很詭異地發現, 本來基本指令看來正確的立意, 在種種挑戰下越來越難站得住腳, 即使我們仍舊相信那是正確的, 可是反而越來越難找到真正有說服力的理由去支持這種信仰. 就像我也相信保育動物在某些角度來看有其必要性, 但與其說是為了動物好, 不如乾脆說是為了人類自己爽而已. 基本指令是不是也是這樣呢? 不論是為了行動還是為了不行動, 把一切都歸結為 "我這樣是為你好" 絕對是自我中心的, 那麼到底避免星聯文化污染其他文明, 是在保護別人還是在保護自己? 即使人類仍舊相信並且願意遵守基本指令, 但是對其基礎立意的迷惑, 難道不會在特定必要的狀況下考慮是否要違背基本指令的過程中, 影響其決策的思考過程嗎? 到底基本指令那麼重要, 是重要在違背後必須付出的代價, 還是信仰本身的名正言順? 問到最後, 連我自己也越想越混亂, 不知道到底該怎麼替這項發明下結論才好....

  因此, 基本指令應該算是革命性發明.
創作者介紹

柯小毛胡言亂語。

柯小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