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article is translated from "Beyond Star Trek" of L. M. Krauss))
((未經譯者同意, 請勿轉載))




  自從我上一本書, 星艦奇航的物理學 [The Physics of Star Trek] 出版以來, 就有無數人邀請我演講關於科學與科幻之間的關聯. 我認為其間的關聯是很簡單的: 我們都被同樣的問題所啟發.

  我也相信科學家與科幻小說家好奇的問題基本上是共通且不變的. 這些話題在任何時代都會因受到注目而被反映在文學, 藝術, 戲劇及科學中. 這些奇蹟總是隨時間不斷改變, 因為我們不斷地探索世界, 揭露某些神奇的事件, 或是觀察它們發生. 想像一朵鮮豔的花朵, 這麼完美的東西真的是從原始的沼澤中進化出來的嗎? 是的, 但我們姑且跳過這種無趣的問題, 進一步研究一下這朵花. 它可能擁有只在紫外線下才看得見的美麗花紋, 讓蜜蜂感覺得到. 這是誰設計的? 再試想蜜蜂眼中進行無數的化學反應, 每次掃描都讓獨立的各個能量團組合成一幅視覺圖像, 遑論統馭這些化學反應的機率定理, 以及那些只對光線反應的分子, 我們甚至無法確定它們在吸收光線之前或之後, 是否會以特定的其他狀態存在. 在蜜蜂及人類的腦部深處, 神奇的量子力學宇宙被轉化成古典的可預測的宇宙. 這又是怎麼達成的? 為什麼我們有自覺意識, 蜜蜂卻沒有? 我們會是宇宙中唯一有自我意識的種族嗎? 是否有任何其他智慧生物知道我們的存在? 我們如何才能知道這些答案?

  我們及其他人的存在都是無法以科學語言表達的奇蹟. 但這些問題可以刺激任何人去思考 "如果....會怎樣?" 的問題. 然而, 想藉著捕捉這些問題中隱藏的戲劇性及刺激性以吸引我們注意的最佳科幻小說, 卻常常讓這些問題懸而無解. 唯有現代科學才真正掌握了認知何者有可能, 何者不可能的關鍵.

  所以, 人們常常讚揚科學與大眾文化的關聯, 是推動現代科學前進的動力. 更主要的是, 它很有趣. 我選擇由此為起點來超越 Star Trek - 以涵蓋更多的事例及軼聞, 討論文化中更深層的議題. 我並不是要放棄星迷 [Trekkers] 們, 只是希望, 能為無法每天晚上守在電視前看重播的觀眾們提供另一扇門. 我同時也希望, 那些期待著 "克勞斯的怒吼" [The Wrath of Krauss] 的讀者們不會太失望. 我接下來要討論的大多受啟發於上千封的 e-mail, 信件, 過去兩年來與讀者們的對話, 以及 (如你所見的) 無處不在的 Star Trek. 各位對我上一本書的熱烈回應是給我最好的禮物. 我希望這一本書能成為 (即使只是部分) 適當的回饋.
  
  所以, 扣好安全帶. 我們又要出航啦.

- Lawrence M. Krauss

創作者介紹

柯小毛胡言亂語。

柯小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