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經作者同意, 請勿重製/轉載/編輯以下內容]


  「你帶我來這邊幹嘛呀?」店門打開, 帶進一陣鹹鹹的海風, 走進來一對手牽手的小情侶。

  我開的這家小店就開在海灘邊, 夏天賣貝殼海砂冰品, 冬天就賣雨衣熱飲黑輪, 生意倒也不算差。

  「我明天就要去當兵啦, 買個禮物給你做紀念! 你想要什麼?」說話的人戴著一頂棒球帽, 帽沿壓得低低的, 八成已經剃好光頭了。

  「我想要最近新出的那款貝殼機! 好炫喔!」另一個戴著一頂大圓草帽, 看不清長相, 讓我有點失望。 生意作久, 打量顧客已經成為我的休閒娛樂之一了。

  「哎, 貝殼機有什麼了不起, 幾個月就變舊款了。 我要送你的是永不退流行的紀念呀!」棒球弟東張西望: 「對了! 就是這個! 你看這貝殼多漂亮!」

  「唉唷, 貝殼跟貝殼機不一樣啦!」草帽妹跺腳: 「又不是老人, 送什麼貝殼啊?」

  「這你就不懂了, 你聽!」棒球弟拿起貝殼, 放在草帽妹耳邊: 「貝殼有海的聲音喔! 而且所有的貝殼都來自同一個大海, 所以聲音都是相通的喔!

  「我在海的對岸, 或許不能常打電話給你,」棒球弟拿起另一個貝殼放在耳邊: 「當我們對著貝殼傾訴時, 大海就會將思念的聲音傳到對方的貝殼裡……

  「這不就是最棒的貝殼機嗎!」棒球弟開心地咧著嘴。

  「好浪漫喔。」草帽妹微微嘟著嘴, 語氣有點酸。

  「請包起來, 謝謝。」棒球弟把兩個貝殼拿到櫃檯。

  坦白說這類客人見多了, 我並不看好這一對, 但當然也不至於拒絕上門的生意, 何況棒球弟的心意確實能讓人感覺到浪漫, 用商業手法包裝一下, 或許可以讓貝殼大賣也不一定。

  這對小情侶又手牽手地走出去, 我開始旁聽另一組客人的對話, 一時也就把貝殼的事忘了。

  沒想到第二天棒球弟又來了, 手裡牽的卻是另一個人。 我眼睜睜地看著昨天的對話重新上演一次, 然後賣出兩個貝殼。 臨走前他對我眨眨眼, 一副心照不宣的樣子。

  我心裡其實挺不爽的, 這傢伙完全破壞了那份浪漫, 所以我決定讓店裡的貝殼全部漲價, 如果他敢再來就要他好看。

  隔天棒球弟居然又來了, 同樣的劇情就這樣重複了一個禮拜, 我的下巴越掉越下來。 同樣的話說七遍, 你不煩我都嫌煩呀! 我還真是看走眼了, 本來我以為棒球弟會是被甩的那一個, 甚至還在心裡幫他排了一場戲, 期待某個雨天他會獨自來這裡買一個貝殼, 然後到沙灘上去狂奔, 對著貝殼大喊 "你怎麼可以離開我" 之類的句子。

  但是事與願違, 棒球弟面對每天漲一半的貝殼絲毫不手軟, 一個禮拜過去, 價格已經將近原來的十倍了, 他也只是嘴角微微抽動一下, 然後掏出信用卡: 「可以刷卡吧?」

  我讓他刷了。

  隔天棒球弟又來了, 這次只有他一個人。

  「今天貝殼沒漲價。」他對著我笑笑。

  「我忘記了。」其實我沒忘。

  「我想拜託你一件事。」他摘下棒球帽, 露出光頭: 「我明天要出國換骨髓, 或許不會再回來了……」

  「……」我心念電轉, 突然完全明白過去這個禮拜他在幹嘛, 但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心中後悔到了極點。

  「所以……」他把帽子戴好: 「我可以送你一個貝殼嗎?」

  「送我……?」這大概是我開店以來聽過最奇怪的要求, 我還真是打從一開始就看走眼了。

  「你不會拒絕一個快死的人的要求吧?」他咧嘴笑一笑, 掏出信用卡。

  我讓他刷了。

61118.1357

創作者介紹

柯小毛胡言亂語。

柯小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