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經作者同意, 請勿重製/轉載/編輯以下內容]


  那個年輕人在外面跪了一晚。

  「求求你, 讓我見小毛智者一面。」我去打水時, 他膝行過來抱著我的腿求我。

  「……」我只是個僮僕, 智者不准我們跟外人說話, 因此我也只能搖搖頭, 抱歉地看著他。

  我知道智者不肯見他一定有道理, 但是我也知道, 智者的心很軟, 最後一定還是會見他的。

  天快亮的時候, 智者輕輕把大門打開, 年輕人進來了。

  「我要報仇, 」年輕人咬著牙說: 「柯白兩家世仇近百年, 一定要做個了結。」

  「嗯,」智者溫和地說: 「你想怎麼了結呢?」

  「當然是殺光他們全家!」年輕人想都不想就衝口而出。

  「嗯, 柯家只剩你柯扣, 白家也只剩白世一人, 你們都只想著報仇, 結果都搞到無妻無子, 倒也乾脆。」智者點點頭: 「你來找我是為了……?」

  「我……」柯扣突然好像洩了氣的皮球: 「我沒有把握贏他。」

  「比武本就沒有必勝之理,」智者搖搖頭: 「這我也幫不了你。」

  「我不用贏他!」柯扣握緊了拳: 「只要能殺了白世, 就算兩敗俱傷, 一命換一命也沒關係。」

  「這又是何苦?」智者輕輕嘆了口氣: 「有什麼大不了的仇怨, 值得這樣?」

  「我從小就只知道, 報仇是唯一重要的事。」柯扣頓了一頓: 「我相信白世也一樣。 不如就這樣了結也好。」

  「嗯, 也好。」智者不動聲色: 「那麼我教你一招。 你雖然沒把握打贏他, 但是在百招之內只求自保, 想必也不是問題。 只要你有把握用我這一招輸給他, 就一定能取他性命。」

  「行! 沒問題!」柯扣眼睛一亮: 「要輸那還不容易?」

  「好, 那我教你的這一招是……」智者微微一笑: 「觀察天象。」

  「啊?」柯扣和在一旁偷聽的我下巴幾乎一起掉下來。 比武之際輸贏不過一線之間, 哪容得故作悠閒去觀察天象? 這也未免太玄了點吧?

  「走, 這就去看。」智者出了大門, 柯扣尾隨其後, 我沒得到智者示意, 只得乖乖守在屋裡。

  接下來的幾天, 天氣都不好, 每天都下大雷雨, 不過智者和柯扣每天都出門練武, 我也不知道到底智者教了柯扣什麼神奇招數, 其實我甚至不知道原來智者會武功, 不過從柯扣每天回來臉上充滿喜悅和期待的神情看來, 智者傳授的功夫好像還蠻高深的。

  三天後的一個晚上, 智者跟柯扣練完武回來, 柯扣突然說: 「我明天就去報仇。」

  「嗯, 你有把握了?」智者的聲音並沒有太多意外。

  「你可以來觀戰。」柯扣充滿了自信。

  「我們會去的。」智者點點頭。 我聽了也很興奮, 智者這樣說, 就表示我也可以跟去看了。

    x    x    x

  第二天天氣還是很差, 雨下得更大, 雷電閃個不停。

  「會改期嗎?」我擔心地問智者。

  「就是這樣的天氣才好。」智者微笑。

  我跟智者到場的時候, 柯扣和白世已經開打了。 我不懂武功, 但也看得出兩人武功不相上下, 往往都是在間不容髮之際避開對方的毒招。

  又拆了幾十招, 柯扣突然賣了個破綻, 白世隨即挺劍直刺, 柯扣居然不避不讓, 反而把手中長劍一揚, 任由白世的劍直捅入自己的胸膛。

  我還來不及驚叫, 突然一個爆炸般的霹靂響過, 白亮炫目的閃電中一切倏地靜止。

  雷電劈中了柯扣高舉的長劍, 白世手中的劍還在柯扣體內, 結果當然是兩個人都被燒成了焦炭。 原來, 這就是智者教給柯扣的絕招。

  「結束了……」智者輕輕舒了口氣。

  「所以……」我忍不住問智者: 「您只是教柯扣看出什麼時候會有閃電出現? 可是您不是有一件……」

  「能擋雷殛的皮襯鎖子甲, 是嗎?」智者沒有看我。 我也不敢回答。

  「就在柯扣來找我的前一天……」智者彷彿在自言自語: 「白世也來問我如何才能報仇, 不惜一命換一命……」

  「不論是哪個人活下來, 剩下的日子都不好過,」智者轉頭看著我: 「就像我當年……用這一招殺了你爹。」

60410.2309

創作者介紹

柯小毛胡言亂語。

柯小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