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經作者同意, 請勿重製/轉載/編輯以下內容]


  「來看哦! 來看哦! 精采逼真的傀儡戲, 情侶八折兒童半價, 先來才有好位子, 晚來客滿就要等下個月囉!」遠方傳來伴隨著鑼聲的吆喝。

  每個月底來表演一次的傀儡戲班, 是小鎮上唯一的娛樂。 每到這一天, 大家總是興奮地在路口張望, 等著騎三輪車的戲班主出現。

  「馬麻馬麻!」我衝回家:「我要去看傀儡戲! 給我五塊錢!」

  「看戲? 飯都沒得吃了, 還看戲?」馬麻正做著家庭手工, 連頭都懶得抬起來: 「五塊錢好買半斤米了! 幹嘛不去搶比較快?」

  我悶悶的又衝出去追已經走遠的三輪車。 班主騎到老位子停下來, 開始架戲臺, 大家就圍著看他和帶來的兩個學徒忙碌地準備與排練。

  「真幸福呀! 不但可以每天看戲, 還能自己演。」我望著兩個小學徒操控自如的技術, 不禁羨慕起來: 「要是我也能跟他們一樣就好了!」

  咦? 對呀! 有何不可呢? 我跑去找班主: 「我可以當學徒嗎?」

  「你?」班主停下來瞪著我, 他的兩個學徒雖然手上不停, 可是也轉過頭來盯著我看, 眼神中彷彿帶著一點驚惶。

  「我喜歡傀儡戲。」我堅定地說: 「我很想學, 請你教我。」

  「唔……」班主把我上下打量了一番: 「當學徒很辛苦喔! 我們每天都要去不同的地方表演, 要是賺不到錢就沒飯吃……」

  「沒關係,」不等他說完我就打斷他: 「我不怕吃苦。」

  「嗯……好吧。」班主點點頭: 「今天晚上, 你再來找我。」

  我興奮極了, 等戲散之後, 天才剛黑就跑去找班主。

  「你得知道, 」班主一邊收拾一邊說: 「學徒一當就是三年五年, 可不是件輕鬆的活兒, 一旦開始就別想再後悔。 你得想清楚, 確定要來嗎?」

  旁邊兩個小學徒正幫著班主擦拭傀儡和道具, 神情顯著有點無奈, 又有點悲哀。 或許當學徒的日子真的不太好過, 但我還是不願退縮。

  「嗯, 我確定。」我點點頭。

  「好吧, 今天就先教你當學徒的第一課……」班主向另外兩人點點頭: 「把老三放出來吧!」

  「啊? 老三?」我不懂班主在說什麼, 但是兩位師兄倒是很有默契, 一個人從架上取下一具傀儡, 另一人拿了把剪刀, 把線全都剪斷, 然後交給班主。

  「去吧!」班主接過傀儡隨手一扔, 沒想到摔在地上的卻是一個小孩子。

  我揉揉眼睛, 傀儡不見了, 卻多出一個活人, 這是怎麼回事?

  「來吧!」班主又把手上的十字木棍像釣魚似地一揮, 上面的線朝我甩來, 突然一股大力把我拉向空中, 我就像騰雲駕霧般地飛向班主。

  「掛回去。」班主伸手抓住我, 交給兩個師兄。

  我頭暈腦脹眼前發黑, 好一陣子才恢復視力, 卻突然發現, 怎麼他們三個都變得好高, 手張開來比我還大, 手裡握的十字木棍上的線簡直有鐵鍊那麼粗, 而且……鍊條的末端全都釘在我的手腳關節上……

  我竟然變成傀儡了!!

  我想要尖叫, 想要掙扎, 想要閉上眼睛, 但卻四肢無力, 完全不能動彈, 連叫也叫不出聲音, 就這樣被掛在架子上。

  「老三哪, 你今天可熬出頭啦!」班主看看地上的小孩, 又看看另一個學徒: 「老大也可以升格當班主了!」

  老三不說話, 其他兩個人也不出聲。 事實上, 這個戲班除了班主之外, 我從沒聽過其他人發出任何聲音。

  班主把上衣解開, 用指節在胸口敲了兩下。 那居然不是肉身, 反而像敲門般地發出 "扣扣" 的清脆響聲, 他的胸口隨即掀開, 變成一扇活門。 他……他居然是一個真人大小的木偶!

  他的胸口裡面塞滿了手﹑腳, 各種肢體混亂地擠在一起, 甚至還有幾顆頭, 頭上的眼睛還在一眨一眨, 這些人是活的!

  班主一把抓起老大就往胸口塞, 明明已經人滿為患, 老大居然還是被他慢慢擠了進去。

  「今天起你也是班主啦!」班主奮力把板門關上, 上衣穿好, 然後看看我: 「放心, 你也總有一天可以熬到當班主的!」

  我看著另外兩人臉上那種無奈混著悲哀的神情, 然後發現另外幾十具傀儡彷彿也在用同樣的表情望著我。

  我繼續無聲地尖叫。

51006.1309

創作者介紹

柯小毛胡言亂語。

柯小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