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經作者同意, 請勿重製/轉載/編輯以下內容]


  我害怕孤獨。

  「對對對! 我也是! 寂寞的感覺最難受了!」很多人聽了會馬上這麼附和。

  但是不。 我最怕的不是寂寞, 是孤獨。 這是不一樣的, 孤獨是一種狀態, 寂寞卻是一種心情。

  你一定曾在某個夜晚獨自一人看著精采的節目或小說, 為了看到結局甚至沒有發覺天都亮了吧! 這是孤獨, 但不是寂寞。

  你也一定曾在某個熱鬧的街頭, 或是跟一大群朋友去唱歌時, 突然想起一個再也不會回到你身邊的人吧! 這是寂寞, 不是孤獨。

  當然我也怕寂寞, 但是我更怕孤獨。 我不敢跟別人解釋其中的差別, 因為一開始講, 他們就不耐煩地跑光了, 我又會變得孤獨。

  當我孤獨一人的時候, 它就會來找我。

  我從不知道它是什麼東西, 也不知道它為什麼總能抓到我獨處的時刻, 更不知道它如何出現在各種不可能的場合。

  或許是在廁所, 也或許在房間。 有時候在地下停車場, 甚至有可能在照X光的時候。

  總之只要我目光所及之處沒有別人, 它就會出現。 我從沒看過它長什麼樣子, 每次都只聽到它喘息般的呼吸聲, 由遠而近, 直到我身邊為止。

  如果有人出現, 喘息聲就會倏然消失, 但如果我無法改變孤獨的狀態, 就會像夢魘一樣陷入一個自閉的空間中, 被潮水般襲來的強大寂寞感覺給吞噬掉。 在那一刻, 彷彿千年以來宇宙中所有累積的孤單與寂寞都降臨到我身上, 讓我有如溺水者尋找浮木一般地拼命想要找到任何一個能跟我說句話的人, 即使只是一個字也好。 然而, 我永遠是無助的, 我始終找不到任何能懂我的人。

  最後, 承受不住那種情緒的折磨, 我就會昏過去。 但即使在昏睡狀態下, 我都還能聽得見那喘息聲在我四周徘徊。

  因為只有孤獨才會造成這種可怕的寂寞, 所以我更害怕孤獨。

  我一直盡力維持自己遠離孤獨的狀態, 即使偶爾落單, 時間也都不長。 沒想到人算不如天算, 那天終究還是出了意外……

  那天早上, 如同往常搭電梯到辦公室。 我總是算準時間到公司, 所以電梯裡一定擠滿了人。

  偏偏那天, 所有人都比我早出電梯, 最後還是只剩我一個。

  「只差兩層樓就到了, 沒事的吧!」我安慰自己。

  突然電梯一晃, 燈光開始閃爍, 廂壁外發出尖銳的摩擦聲──

  我在下墜。

  嚴格地說, 是電梯在下墜。 纜繩八成是斷了吧。

  我按了按對講機, 沒有反應, 可能一起壞了。

  就在我還來不及慌張尖叫之前, 它來了。

  喘息著, 接近著。

  就彷彿爐子燒焦的同時, 門鈴和電話也響起來一樣, 我都不知道該先擔心哪一件事了。

  是就這樣摔死好呢? 還是被嚇昏以後再摔死比較好?

  奇怪的是, 這一次沒有寂寞的感覺。 取而代之的, 反而是一種心意已決, 迎接解脫之前的輕鬆。

  電梯頂上的風扇傳來更強烈的喘息聲, 還伴隨著刺耳的搔刮聲, 下墜中的車廂顛簸了幾下, 居然開始減速了。

  我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只能眼睜睜地望著頭頂小小的通風口。 外面的喘息聲似乎變成了低吼, 通風口和門縫開始流出黏稠有如柏油般的黑色液體。 大概是機油吧, 我猜。

  搔刮聲與摩擦聲戛然而止。 電梯竟然停下來了。

  我奮力撐開電梯門, 發現正好卡在一樓跟二樓之間。 我蹲下來從一樓那一半門口鑽出去, 拍拍身上的灰塵, 居然毫髮無傷。

  噹地一聲, 另一台電梯到了。 沒有時間多想, 也顧不得眾人訝異的眼光, 我急忙鑽進新來的電梯。 還好沒受傷, 不然遲到要扣薪水的。

  這一次什麼事也沒發生, 電梯平穩地上升, 我安全地到了辦公室。

  「要不是剛剛被機油滴到, 一定會以為那是一場夢吧!」我對自己半嘲笑地這麼說。

  但是換下襯衫, 翻來覆去看了半天, 乾淨得跟新的一樣。 難道那真是一場夢? 難道一切都只是我昏過去之後的幻覺?

  我始終不能肯定。

  不過, 從那次意外之後, "它" 再也沒來找過我。 不論我孤獨的時間有多久, 都沒再聽到過喘息聲。

  直到我甚至開始懷念它帶來的那種寂寞啃噬的感覺, 我才終於發現到……

  原來真正寂寞的, 一直都不是我。

50905.1826
50906.1803

創作者介紹

柯小毛胡言亂語。

柯小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ommy
  • 結局有點看不懂呢...
    可是好想搞懂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