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經作者同意, 請勿重製/轉載/編輯以下內容]


  「小毛: 明天我們認識滿七年了唷! 你知道該怎麼辦吧? 小龍。」

  一大早起床, 床頭留了這張紙條。

  我看著它好半晌, 思緒飛回到好久好久以前……

    x    x    x

  「小毛: 明天我們認識滿週年喔! 你知道該在什麼時候到哪裡等我吧? 小龍。」

  我們認識滿一週年的那天早上, 我起床時也是在床頭看到這樣一張紙條。

  因為要上晚班的關係, 小龍顯然是前一天晚上就把字條寫好, 趁我睡覺時放在床頭的。 我們作息時間不同, 所以常常用這種方式來溝通。

  我想了又想, 到底該去哪裡等呢? 既然都認識一年了, 從哪裡跌倒就該從哪裡爬起來……不是, 我是說, 最具紀念意義的地點, 應該就是我們第一次見面的地方了吧?

  於是, 正午十二點, 我乖乖地捧著一束花到那棵大樹下守株待兔。 果然沒多久小龍就來了。

  「嘻嘻, 我們果然有默契喔!」小龍接過花, 給了我一個燦爛的笑容。

  「咦! 我突然想到,」一個念頭閃過我腦中: 「要是以後我們失散了, 就可以用這個辦法重逢耶!」

  「唔, 你是說每年都得回來這裡見面嗎?」

  「也不用啊, 我是說如果我們因為戰亂或意外分開了, 又沒有彼此的消息, 那就可以在每年的這個時候, 到這個地點來集合。」我不禁想起許多描述大時代兒女的小說, 都在講男女主角如何被命運捉弄而無緣再見。 如果事先約好, 不就沒這問題了?

  「嘻嘻, 你這個大傻瓜, 現在都什麼年代了, 還以為你在演亂世佳人呀?」小龍敲敲我的頭。

  之後的每個週年紀念, 我們都會認真地慶祝, 或許有時候會回到那棵大樹下, 或許不會, 但一定都會聚在一起。

    x    x    x

  正午十二點, 我乖乖回到大樹下。

  一點了, 小龍還沒來。

  兩點, 三點, 四點……

  一朵朵金盞花不知從哪裡吹落, 隨著風飄散在我的四周, 掉在我的身上, 我也不去拂落它們, 就這樣呆坐在樹下, 回憶著我和小龍曾經擁有的過去。

  夕陽漸漸西沉, 昏暗的天色中有個人影慢慢走近。

  「回家吧, 小毛!」她慈祥地對我說。

  「……」我咬著牙, 淚水在眼眶中打轉。

  「小龍不會再回來了, 你要堅強下去, 好嗎?」

  「是, 謝謝伯母。 我再坐一下就好。」

  「他們……在小龍身上發現了這個。」伯母遞過來一個信封, 轉身緩緩離去。

  我拆開信封, 焦黑破損的信箋上是熟悉的小龍字跡: 「小毛: 他們說機翼有點問題。 如果可以的話, 我會盡量照你的方法跟你會合的。 永遠愛你。 小龍。」

  皎潔的月牙緩緩升起, 我像一座雕像一樣動也不動。 一切就如同金庸說的……

  小龍始終沒有來。

    x    x    x

  一年很快地又過去了。

  我在紙上一個字一個字地寫著:

  「小毛: 我們認識八年了耶! 你知道該在哪裡等我吧? 小龍。」

  我把紙條放在床頭, 然後熄燈上床睡覺。

  至少, 我們會在夢中重逢吧。

50626.1548

創作者介紹

柯小毛胡言亂語。

柯小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